欢迎来到Archina.com | 建筑中国

宁波五散房 by 王澍
1330403226   评论:0

“五散房是5处小公建,一共才2000平方米。这的确是一次小实验,为中国美术学院象山校区二期项目积累了很多建筑类型和建造方法上的实际经验,这也是我们业余建筑工作室的工作方法。”建筑师王澍说。据王介绍,几年前,五散房分为茶室、画廊、咖啡厅、管理用房等。分别用了5种不同的建筑类型和建造方法。

画廊背丘面湖,屋顶一波三折,檐下空间具有典型江南建筑的气候特征,建筑前后各设两条砾石干铺带,可以作、为户外盆景的展示场地;咖啡厅屋面地面均为曲面,柱子微微倾斜,桌椅均根据地面的变化特殊设计;茶室采用合院形态,6米高的院子中围着一个3米高的青砖台,种着两棵大树,树影随风移动;另一个茶室的屋面由钢构玻璃建造,南面有一小荷塘,经一小桥直入;管理用房以平屋顶立方体建筑为原型,屋中人可穿越建筑一直看到湖面。

“五散房”所采用的墙砖,有的完整有的残缺,有的厚有的薄,有的雕花有的没纹,有的平直有的带弧,都是从老房子中拆下来的回收利用砖,而且采用了最传统的夯土技术。

王表示:“设计‘五散房’,当初出于3种考虑。一是如何做才能体现具有中国气质的现代建筑;二是如何不局限于造房子本身,和场地、环境有特殊的配合;另外,还尝试了各种不同的建造方法和建筑类型,譬如用夯土技术、钢构玻璃、预制混凝土等一些中国传统的建造方法。就像是做科学实验,这些小实验后来在象山校区二期项目中都有所体现。”

由中国美术学院建筑系主任、著名设计师王澍设计、散落在宁波鄞州公园内的5处小房子被当地一位建筑师拍摄下来,发表在一些建筑艺术论坛上,标题为“王澍在宁波的几个小品建筑”。其结合当地地貌,以中国传统特色为基础的设计风格,引起了公众的广泛讨论。由于王澍从未谈论过这些小房子,只把它们称为“五散房”,令不少网友猜测这是王澍在宁波的最新作品。

    据王澍的助手陆文宇介绍:“这些建筑并非最近设计,应该说是中国美术学院象山校园二期项目前的一些小实验。建造这些小房子的时候,公园还未建成。王澍一贯谢绝对这个作品的采访,所以不被外人知晓。”
    王澍一直以借鉴中国传统、采取回到事实本身的态度,寻求一种来自传统的方法来做现代建筑,这使他有别于中国任何一位著名的建筑师。五散房也并不是王澍第一次将乡土建造和现代施工技术结合。据王介绍,几年前,他在中国美术学院象山校区一期7万多平方米的项目中已经成功使用回收旧砖瓦330余万片。所有共性都建立在传统之上,这也是王澍一贯的设计思考方式。
    “一次小实验”
    “五散房是5处小公建,一共才2000平方米。这的确是一次小实验,为中国美术学院象山校区二期项目积累了很多建筑类型和建造方法上的实际经验,这也是我们业余建筑工作室的工作方法。”建筑师王澍说。
    据王介绍,几年前,五散房分为茶室、画廊、咖啡厅、管理用房等。分别用了5种不同的建筑类型和建造方法。
    画廊背丘面湖,屋顶一波三折,檐下空间具有典型江南建筑的气候特征,建筑前后各设两条砾石干铺带,可以作、为户外盆景的展示场地;咖啡厅屋面地面均为曲面,柱子微微倾斜,桌椅均根据地面的变化特殊设计;茶室采用合院形态,6米高的院子中围着一个3米高的青砖台,种着两棵大树,树影随风移动;另一个茶室的屋面由钢构玻璃建造,南面有一小荷塘,经一小桥直入;管理用房以平屋顶立方体建筑为原型,屋中人可穿越建筑一直看到湖面。
    “五散房”所采用的墙砖,有的完整有的残缺,有的厚有的薄,有的雕花有的没纹,有的平直有的带弧,都是从老房子中拆下来的回收利用砖,而且采用了最传统的夯土技术。
    王表示:“设计‘五散房’,当初出于3种考虑。一是如何做才能体现具有中国气质的现代建筑;二是如何不局限于造房子本身,和场地、环境有特殊的配合;另外,还尝试了各种不同的建造方法和建筑类型,譬如用夯土技术、钢构玻璃、预制混凝土等一些中国传统的建造方法。就像是做科学实验,这些小实验后来在象山校区二期项目中都有所体现。”
    “中国的建筑工人多少带有点传统的手工艺,但是现在对传统的做法反而生疏了,很多手工艺不用,所以退化,进而被遗忘掉了。我们用一些小的实验,进行了大规模的推广,象山校区一共有15万多平方米,都使用了传统工艺和建造方法,目的是为了推广,这样才有价值。中国的手工艺成本相对便宜,但传统工艺只有被使用才能够继承下来。”王澍说。
    与斯卡帕“异曲同工”
    在ABBS建筑论坛上发表“五散房”图片的建筑师表示,没有到过王澍建筑作品现场的人很难充分感受其空间的氛围,也正因为此,仅因几张图片就对他的作品指手画脚是不太礼貌的。该建筑师甚至还将100年前以擅长解读传统的意大利建筑师斯卡帕与王澍的若干相似性予以比较:“斯卡帕是诗人建筑师,王澍是文人建筑师,都偏爱传统建造工艺,都有对于古典的一种现代解读,还有对于环境条件的尊重和思考,都有非常清晰的建构逻辑。”
    斯卡帕最著名的建筑是为布里昂家族做的墓园,以及在维罗那的博物馆。斯卡帕最后逝世于日本北部城市仙台,同样注重传统的日本建筑师矶崎新曾经就此写过一篇文章《卡洛·斯卡帕最后的梦是什么》。
    对于“与斯卡帕有异曲同工之处”的观点,王澍表示:“曾经有人这样提过,但我以前并不熟悉斯卡帕,也没有真正看过他的作品。2006年9月,我去威尼斯参加双年展,才真正看到了斯卡帕的建筑,也确实觉得很多思考是接近的。也许传统之间有相似的东西,和现代主义建筑是不同的,而且有一些工作方法上的相似。我认为,斯卡帕是意大利最伟大的建筑师。”
    许多知名建筑师都希望自己的作品能在建筑历史的纵轴上表现出与前人呼应、让后人感动的力量,而斯卡帕毕生却致力于一些历史性建筑的修复或扩建等小项目上,并在这些项目中倾注他全部的智慧和心血。斯卡帕不属于任何流派,也没有惊人之语。他的项目都不大,在几千平方米左右,但每个都要花费五六年甚至七八年的时间。
    也许在这些建筑背后,都有一种相似的古典情怀、对传统以及材料的长期研究和对自然元素的理解。王澍的建筑正在使中国的建筑发出自己的声音,而这种声音源自于中国深厚的传统文化。
    宁波:年轻建筑师的新实验田
    “五散房”设计别出心裁,也许是人气不足以支撑营运的缘故,这些房子基本上还闲置着。建了3年的宁波鄞州公园于2006年春天开园,位于鄞州中心区天童南路西侧、鄞州文化艺术中心旁,20多万平方米,内有一个很大的人工湖,开园一年多,公园气氛并不热烈。冬天时,园内更显得萧瑟。
    宁波市规划局局长沈磊说:“因为鄞州是个新城,现在这个公园人气不足,是新城发展中都要面临的问题。去年底,公园旁边30栋高层商务楼、100多万平方米的建筑开始施工。随着商业、居住等功能上的增加,今后这个公园的作用就会体现。”
    除了“五散房”,王澍在宁波还设计了宁波博物馆和美术馆,和建筑师马清运设计的城展馆、老外滩一起,几乎已经成了宁波三江口的标志。
    沈磊说:“宁波为年轻优秀的建筑师提供了很好的舞台,像王澍和马清运这样优秀的建筑师在宁波都留下了不少作品,在宁波也有一些好的反映。王澍的设计作品大部分是文化类公共设施,他在造型、空间上都有新的追求。”
    沈磊表示:“宁波正成为建筑思维发起的场所,甬江边上的东部新城会有更多建筑师淋漓尽致地发挥。”最近宁波邀请王路等三位清华大学的年轻建筑师,在甬江边创作了一组小建筑,还邀请了建筑师朱锫在湾头对岸的公园里边设计了一座教堂。宁波正吸引一批优秀的建筑师做设计,为他们提供场地,可以让他们在小型公共建筑上有创作空间,允许他们做一些实验。
错误报告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