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全球首座「国家公园城市」,伦敦做到了什么?
阅读:4155 2021-06-01

640.webp.jpg

文 | 李海涛    摄影 | 李忠  常瑶  李海涛

动画 & 插图 | 李民    设计 | 王冰


关键词:

城市绿道 | 城市生态 | 城市更新 | 城市战略

公园系统 | 碳中和 


国家:英国

区位:伦敦

案例面积:约507平方公里(绿化带及开放空间)

城市人口:约978万(2018年)

案例特色:绿环、绿楔、绿网、绿斑构建的可持续公园系统


01

隐秘的国家公园城市

从绿环到公园系统


MEASURE THE WORLD


640.gif

2019年,伦敦成为全球第一座国家公园城市。同年,作为建设标准的《伦敦国家公园城市宪章》颁布,全球范围内的国家公园城市评选也在同步展开。不过,当时有舆论认为,这是伦敦通过新概念,营销城市而已。


640.webp (1).jpg

▲ 伦敦西北部大型公园绿地


640.webp (2).jpg

▲ 伦敦南岸城市绿地已成为城市旅游新名片


次年,《伦敦规划》展露出伦敦「绿色治城」的决心:「环境战略」是城市未来发展的重心,除国家公园城市改善计划,零碳城市、韧性城市等绿色城市打造计划均囊括其中。


640.webp (3).jpg

▲ 伦敦内城区的Plover Way滨水生态住宅


伦敦之所以能推动环境战略实施,离不开经过半个多世纪发展的公园系统:上世纪40年代大伦敦规划的「绿环」规划之后,伦敦绿色空间一步步向内延伸,逐渐建立起由「绿网」、「绿楔」、「绿斑」组成的公园网络。


640.webp (4).jpg

▲ 经过数十年的发展,现如今的伦敦「绿环」并非连绵不断的绿带,而是混杂着公园、农地、城镇的绿廊


这些绿色空间并非连绵不断,而是混合着众多城市功能,且功能定义已从空间的绿色,转向强调经济、社会属性的空间作用


640.webp (5).jpg

▲ 伦敦下利亚山谷绿带与沿线的科技园区结合,成为休闲配套


不得不提的是,这些绿色空间在城市中的占比只有30%多,分布也极为不均匀(主要集中在外围绿环)。


伦敦是如何成为国家公园城市的呢?


640.png

▲ 伦敦公园系统示意图


绿环,限定城市边界

(19世纪末—20世纪50年代)


19世纪末,埃比尼泽·霍华德的「田园城市」*概念,让欧洲重新审视城市未来的发展规划。二战后,众多城市在重建过程中,引入并实践了田园城市理念。


*田园城市:借助田地或花园的空间围合,平衡住宅、工业和农业区域比例的一种新型城市模式。借助这种绿环结构,解决工业革命时代,令人头疼的大城市病。


640.webp (6).jpg

▲ 田园城市模式图(来源:Wikipedia)


伦敦是先行者之一,《1944大伦敦规划》中提出通过绿环控制城市规模,防止郊区小城镇被吞并,承接城市分散的功能。


640.webp (7).jpg

▲ 《1944 大伦敦规划》中的绿环(来源:flickr)


1952年,城镇发展法案通过,绿环外围将建设8座新城,接纳伦敦外迁的制造业和产业人口。如哈罗新城承接食品加工,克劳利承接机械制造等,这些城市人口保持在5—10万人之间。


640.webp (8).jpg

▲ 哈罗新城城市中心


绿环,「致使内城衰落

(20世纪50年代—20世纪70年代)


随着城市的再次繁荣,空间又变得拥挤不堪。1969年,绿环外开始建设3座第三代新城,它们不再是承接功能疏散的卫星新城,而是功能完善、独立运行的「反磁力中心」,与伦敦内城的关系,从配合变为竞争。如新城米尔顿凯恩斯,聚集着内城迁来的企业总部,还是英国最有活力的初创公司聚集地之一。


640.webp (9).jpg

▲ 米尔顿凯恩斯俯瞰(拍摄于城市展览馆)


不久后,制造业大衰退时代来临,伦敦内城失业率居高不下,「空心化」严重(1951—1981年,城市人口减少150多万)。短短几年间,绿环成为人们前往新城找工作与通勤的障碍,绿环的发展就此停止。


640.webp (10).jpg

▲ 伦敦内城爆发的失业潮


公园系统,边治理边发展

(20世纪70年代至今)


1977年,《内城地区法》颁布,伦敦发展重心重新回归内城。城市产业正逐步转向金融、文化、旅游等为主导的三产,环境成为城市越发重要的竞争力。1990年代,「绿色战略报告」颁布,内城区通过「绿链模式」挖掘路网、水网的空间新价值。


640.webp (11).jpg

▲ 「绿链模式」下的河道沿线改造


2000年初,「100个公共空间计划」则依靠公共空间改造,为城市制造「新空间」。2004年,《大伦敦空间发展战略》将绿环、绿链、公共空间纳入整体环境规划之中,视为伦敦作为全球化城市的竞争力。

之后的「绿楔」战略,逐渐融入伦敦5条产业走廊,成为拯救绿环外围日渐「衰落」新城的绿色动脉。


640.webp (12).jpg

▲ 绿楔成为大伦敦5条产业走廊的一部分


就这样,不断进化的公园系统,成为建设国家公园城市、绿色城市等城市新发展目标的骨架。


02

绿链,从公共空间到活力网络

公共网络功能化


MEASURE THE WORLD



640 (1).gif

绿链是伦敦内城

在缺少公共空间的情境下,

快速改善城市环境的「应急措施」,

核心是整合可用的空间资源,

提升绿环与内城的连接性、可达性


640.webp (13).jpg

▲ 「绿链模式」下的摄政运河沿线改造


基础完善、用地可控的路网、水网

优先成为重点开发区域,

到1990年代末,绿链的建设基本成型。


不过,

绿链并没有沿着功能单一的绿色空间方向开发,

而是与众多城市功能相结合,

如休闲游憩、文化展示等,形成多彩活力网络,

成为城市休闲经济中的一员。


①. 水网即市井生活区


伦敦内城的运河纵横交错,

运河生活也曾经是伦敦文化的一部分,

但随着城市化的建设几近消失。


在滨水绿链的打造中,

重点是激活滨水空间的复合功能,

还原具有伦敦特色的滨水生活区,

激活一张有活力的水网。


640.webp (24).jpg

▲ 摄政运河


例如摄政运河连通了26个城市公园,

沿线13处历史船闸区域经过改造融入了

商业、餐饮及创意办公等新功能。

有历史、有环境、有功能,

这些滨水空间成为现代大都市里,

闹中取静的生活原乡。


640.webp (15).jpg

▲ 摄政运河改造区全长14公里,分为多个主题区,成为市民休闲中心


环境成为「生产力」

进入新世纪,

摄政运河中段的国王十字片区

通过更新成为创新产业区。


640.webp (16).jpg

▲ 摄政运河中段的国王十字创新区


运河沿岸的改造,不只是滨水绿地,

更是融合亲水平台、休闲功能的立体游憩空间,

为的是更好服务喜爱随处交流的创新人群

提升创新区的空间「软实力」

640.webp (17).jpg

640.webp (18).jpg

▲ 河岸成为科技人才的交流聚集区


②. 路网即主题旅游区


在绿环的空间限制作用下,

内城形成紧凑的空间结构,

发展出窄而密的交通网络,

这也意味着道路沿线

大幅度的绿地改造、植树难以实现,

即便实现,还可能会降低道路的通勤效率。


640.webp (19).jpg

▲ 伦敦高密度「密不透风」的路网


640.webp (20).jpg

▲ 内城众多窄而密的路网,保持着高效运作,绿化改造很难实现


因此,路网中新增绿色空间,

体现在道路沿线高密度的节点空间打造

640.webp (21).jpg

▲ 路网沿线见缝插针式的绿地


更新后的路网不止于空间层面,

通过加以主题的方式成为游线

如伦敦南岸的文化游、伦敦西区的戏剧游、

CBD的罗马历史游等等。

路网转身成为城市历史、文化的展示窗口,

以及城市文旅产业的生力军。


640.webp (22).jpg

▲ 伦敦西区戏剧主题游


CBD「穿越」之旅

众多主题游线中,

最具代表性的莫过于

CBD内的「伦敦城墙漫步」游线


640.webp (23).jpg

▲ 围绕历史遗迹、结合各色景观的「伦敦城墙漫步」游线


它不仅串联着罗马时代的历史遗迹,

还将寸土寸金CBD内少而散的绿色空间纳入其中,

将商务区最古老的历史与最繁华的界面

展示给游客,形成穿越之旅。


640.webp (24).jpg

▲ 「伦敦城墙漫步」游线穿越CBD「最精华的部分」


此外,游线带来的人流与活力,

大大提升商务区夜间人气,

远离夜间似「鬼城」的状态。


03

绿斑,从绿地到自然资产账户

公园绿地生活化


MEASURE THE WORLD



640 (2).gif

伦敦内城的斑状绿色空间,

由海德公园、摄政公园等8座皇家公园,

以及百余座花园广场构成。


绿链虽然完成了这些分散节点的空间连接,

但未能改变因空间品质参差不齐,

导致使用率出现冰火两重天的现状。


640.webp (25).jpg

▲ 保持着自然风貌的摄政公园


1999年,《走向城市复兴》研究报告,

提出「提高城市绿色空间质量」

「改善环境服务质量」等策略,

匹配正在崛起的创意、科创等

新兴经济对环境的需求

绿斑们开始了旷日持久提升空间质量的

绿色运动。


640.webp (26).jpg

▲ 网红海德公园,改善环境服务质量增加了休闲配套


2017年,

《伦敦公共绿色空间自然资产账户》报告指出,

伦敦公园绿地为市民带来的身心健康服务,

共节约9.5亿英镑医疗费支出,

产生9.26亿英镑的娱乐消费等等。


①. 城市「微度假」中心


内城8座皇家公园共占地约2000公顷

一直保持着「景色够美,功能够少」的特点。


1997年,

《皇家公园和其他开放空间条例》颁布,

皇家公园开始放下身架,

通过微改造融入娱乐、亲子、运动等元素,

迎合新时代大众的需求,重塑公园吸引力。


640.webp (27).jpg

▲ 海德公园内举办的马拉松比赛


以海德公园为例,

公园设置了足球场、皮划艇、马场等运动场所

吸引不同喜好的人群。


640.webp (28).jpg

▲ 海德公园内的马场


2004年启用的戴安娜王妃纪念园,

通过叠水、瀑布、涡流等多种景观化的水形态,

成为最受家庭喜爱的亲子空间,

仅2005年有超过200万人到访。


640.webp (29).jpg

▲ 海德公园内新建的戴安娜王妃纪念园成为市民的家庭活动中心


观景形式即风景

对于景观保护与价值挖掘的平衡,

公园们可谓是煞尾苦心,

其中观景「新视角」成为一个突破方向。


例如邱园是英国的皇家植物园,

这里聚集着植物学领域相关的研究、教育机构,

一直以来除了几个明星温室,

其它区域则门可罗雀。


640.webp (30).jpg

▲ 邱园中明星温室——棕榈室


2006年,邱园通过水上观景的萨克勒桥、

空中观景的树冠步道、

昆虫视角的蜂巢等观景设计手法,

将全域转变为「网红打卡」聚集区。


640.webp (31).jpg

▲ 树冠步道赋予游客观赏邱园的新角度


②. 老空间新价值


2000年后,

伦敦先后颁布「100个公共空间计划」

《优秀户外空间计划》等,

针对存量的公共空间

进行公园化的提「质」改造。


640.webp (32).jpg

▲ 金融城内「提质」后的小公园


并大力开展口袋公园的建设,

推动城市实现各居住区

400米范围内拥有一处公共空间的目标。


640.webp (33).jpg

▲ 街头「快闪」口袋公园


公共空间的增量部分,

主要通过「公共空间换容积率」等政策,

从大规模的城市更新项目获取。


例如,

占地8.7万平方米的伦敦塔桥城更新项目,

公共空间面积占比超过40%

平均每天访客量超过3.5万名,

是城市新热门旅游区域。


640.webp (34).jpg

▲ 熙熙攘攘的伦敦塔桥城配套公园


04

绿楔,从多中心结构到产业走廊

绿楔功能复合化


MEASURE THE WORLD



640 (3).gif

采用绿环控制市区规模的城市有很多,

发展后期易出现单核城市中心的弊病

伦敦金融城就是这类的代表。


解决这类问题有效方法之一是建设延伸的绿楔,

如斯德哥尔摩、哥本哈根的「绿手指」模式,

均有效实现了引导城市多核发展、

提升环境质量的功效。


640 (1).png

▲ 斯德哥尔摩散布的「指状」绿楔


不过,这对于先发展后规划、

开发用地稀缺的伦敦来说,

似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2002年,伦敦宣布发展城市绿楔的声明;

2004年,《东伦敦绿网规划》

提出6条城市绿楔的规划,

以促进城市多中心发展。


640.webp (35).jpg

▲ 6条楔形绿带


2011年,绿楔被纳入《大伦敦发展战略》,

成为伦敦向外延伸的5条产业走廊的起始点,

助力城市提升全球竞争力。


①. 绿楔即功能混合区


伦敦将绿楔定义为

「解决21世纪城市问题的绿色网络」

从实施情况来看,绿楔并非延绵的绿廊,

而是融合公园绿地、城市功能、

城市战略的混合型绿廊


其中,最具代表性的是

2012年伦敦奥运会主场馆聚集区——

下利亚山谷。


640.webp (36).jpg

▲ 下利亚山谷


该区域曾经是伦敦「毒地」代名词,

借助奥运会「大事件」的机遇,

下利亚山谷进行全面更新。


最终,

下利亚山谷实现从环境更新到自然生态,

从滨水生活到科技产业的全方位跃迁,

这里已成为混合型绿楔示范区、

生态技术试验区。


640.webp (37).jpg

▲ 下利亚山谷营造出的「自然生活」


绿楔里的新中心

优质的环境,方便的配套,

下利亚山谷吸引到越来越的企业入驻,

欧洲最大新中央商务区之一的

The International Quarter正在建设之中,

它是继金融城、金丝雀码头、伦敦塔桥城之后,

伦敦第四大商务区,预计将提供2.5万个岗位。


640.webp (38).jpg

▲ 建设中的The International Quarter


②. 产业走廊最后一公里


《大伦敦发展战略》打造5条产业走廊目的是

连点成串、串连成片,形成聚集效应

进而带动周边正在衰败的新城们实现转型。

而混合型绿楔,

则成为产业走廊接入内城的最后一公里。


640.webp (39).jpg

▲ 城市绿楔融入5条产业走廊


如前文提到的下利亚山谷,

它是M11伦敦—斯坦斯特德—剑桥

高科技产业走廊的内城段,

这里不仅有环境、有资本,

还有Here East数字产业园等产业明星。


640.webp (40).jpg

▲ 下利亚山谷是M11产业走廊接入内城的最后一公里


640.webp (41).jpg

▲ 下利亚山谷内的科技园区


随着产业走廊的贯通,

M11沿线成为电子科技、生物医药、

尖端制造等企业聚集带,

沿途的哈罗新城也从食品加工

转型先进制造、知识服务业。


640.webp (42).jpg

▲ M11沿途的哈罗新城转型知识服务业


公园系统即城市「碳实力」

综上所述,

伦敦成为全球第一座国家公园城市,

依靠的并不是连绵不断的绿道,

而是经过几十年发展演化,

强调经济、社会作用的公园系统。


每一次的城市新发展目标的实现,

都离不开公园系统的升级助推。


640.webp (43).jpg

▲ 伦敦南岸眺望金融城


2020年《伦敦规划》中,

伦敦新目标为「最绿色的全球城市」

城市公园系统将再次更新。


不同的是,本轮公园系统新增的绿色空间

将会以「私有」土地为主

(通过社区更新基金、增长绿色基金资助),

推动城市步入全民「碳中和」时代


640 (2).png

▲ 2016年至今,参与公园系统建设的私有土地分布示意



ARCHINA 所有平台上发布的项目、招聘、资讯等内容,部分由第三方提供或系统自动收录。资料版权属于第三方,若信息不实或涉及版权问题,需要版权方和第三方沟通,ARCHINA 将配合对接,并在确认无误后删除涉及版权问题的信息,相应的法律责任均由资料提供方承担。
推荐阅读  
老旧小区改造是当前国内民生热点之一
2022-05-26房地产观察家 城市更新  阅读:2517
近日,在北京城市更新专项小组推动实施专班指导和市委城市工作办、市规划自然资源委、市住房城乡建设委支持下,由北京城市规划学会组织开展的“北京城市更新最佳实践”评选工作圆满结束。由华润置地打造的西单文化广场升级改造项目——西单更新场,荣获“北京城市更新最佳实践”奖项。
2022-05-21华润置地 城市更新 华润  阅读:2856
近日,在北京城市更新专项小组推动实施专班指导和市委城市工作办、市规划自然资源委、市住房城乡建设委支持下,由北京城市规划学会组织开展的“北京城市更新最佳实践”评选工作圆满结束。由华润置地打造的西单文化广场升级改造项目——西单更新场,荣获“北京城市更新最佳实践”奖项。
2022-05-17华润置地 城市更新 华润  阅读:3498
为了积极响应城乡建设领域“双碳”重大战略,积极履行国企社会责任并增强自身的科技应对能力,中南建筑设计院依托近年来在企业数字化转型上丰富的技术积累,以及在绿色建筑设计领域里扎实的专业基础,以建筑全生命周期管理(PLM)为抓手,工程数字技术中心成立城市建筑碳中和数字技术研究室。
城市更新与建筑改造是时下备受关注的话题,兼顾建筑文化特征和历史底蕴的同时,需根据现代的设计标准和用户体验进行激活和升级,故其中充满了挑战和难点。BDP Top 10 Challenges活动邀请到十位来自BDP全球不同专业的专家将就此主题分享他们的创新理论和实践经验,其专业领域涵盖建筑、规划、绿色建筑、历史建筑保护、室内、照明、声学等。


评论


请 [登录] 后评论

资讯概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