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特丹Fenix移民博物馆 | MAD建筑事务所
阅读:3561 2020-11-03

640.webp.jpg

地处荷兰鹿特丹的Fenix移民博物馆已开始施工,该项目由Droom en Daad基金会委任,由马岩松带领的MAD建筑事务所改造和设计,将成为MAD在欧洲落成的首个文化项目。


640.webp (1).jpg

 

Droom en Daad基金会会长Wim Pijbes先生是荷兰著名的历史学家,曾任荷兰国立博物馆(Rijksmuseum) 馆长。Pijbes先生这样介绍创建移民博物馆的初衷:“我们希望呈现一个具有普遍意义的故事。人们在一生中的某个时刻下定决心,无论是出于战争、贫穷、宗教还是其他原因,他们决定将拥有的一切放入一两个旅行箱内,到世界的另一端重新开始……我们要做的就是去理解这种情感,并将它们表达出来。”


640.webp (2).jpg

在对Fenix移民博物馆的展望中,“移民”主题被升华为流动、多元、碰撞等与当代生活息息相关的理念。MAD提出的改造与设计方案以飞升的银色楼梯和海鸟雕塑为Fenix库房带来全新面目。同时,建筑临河的底层空间融合了创意、餐饮、文化等多元功能,充分激发社区活力,让Fenix移民博物馆不仅延续历史,还成为催生新文化的重要场所。

640.webp (3).jpg


待改造的Fenix仓库始建于1923年,曾是全球最大的库房。其所处的Katendrecht半岛是欧洲历史上重要的移民港口,千百万欧洲人曾于此登船,也有大批华人从这里开始侨居欧洲的生活。在百年的时间里,Fenix库房在二战中被摧毁,又在上世纪40-50年代经历多次修缮,承载着鹿特丹珍贵的历史记忆。

640.webp (4).jpg

自19世纪以来,千百万移民在鹿特丹的Katendrecht半岛登船,沿着新马斯河驶向北大西洋方向,到大洋彼岸开始新的生活。

640.webp (5).jpg

1910年前后,移民在鹿特丹登船的场景。在1880-1920年间,约有两百万的移民在鹿特丹港登船,大部分人的目的地是纽约爱丽丝岛 © Collection Stadsarchief Rotterdam/Municipal Archives, Rotterdam


640.webp (6).jpg

一艘船停泊在Fenix仓库前,约1925年 © Collection Stadsarchief Rotterdam/Municipal Archives, Rotterdam

MAD建筑事务所对Fenix的改造方案将鹿特丹的历史与当下连接。两条盘旋上升的银色楼梯破土而出,透过玻璃幕墙依稀可见;一座海鸥雕塑轻巧地落在建筑一角,隐喻着移民历史,也呼应着水滨港口的环境。

640.webp (7).jpg

640.webp (8).jpg


MAD的创始人马岩松说:“远距离看,我们新增的楼梯和观景平台像一个独立的实体,但当你走到建筑面前,它就像一件雕塑作品一样引发你进入探索的欲望。它标志着Fenix对欧洲移民历史的见证,同时也映射着城市的未来。
 

640.webp (9).jpg

MAD的改造从尊重历史出发,保留了Fenix库房标志性表面绿色钢窗和内部混凝土主体结构。建筑中部的立面和屋顶被打开,替换为玻璃幕墙与天花,更加通透、明亮,带来便于使用且可亲的展览空间。同时,一览无遗的空间视觉也让新增的旋转楼梯成为城市风景的一部分。

640.webp (10).jpg

MAD设计的两条旋转楼梯以不同的速度相互交缠,从玻璃屋顶延伸而出,在顶部连结形成一处360度的观景平台。两条楼梯在空间中穿梭,巧妙地切割了原仓库缺乏人体尺度的空间,也为观众提供了多样的参观路线。

640.webp (11).jpg

楼梯剖面细节示意图。整个改造只拆除了两根梁和两个柱子,在大体保留原始混凝土结构的基础上轻巧嵌入新的结构,对楼梯提供支撑。

640.webp (12).jpg


640.webp (13).jpg

楼梯剖面细节示意图。楼梯的内部结构与阶梯高度贴合整体曲面造型设计,所有的停留平台坡度和缓,避免了直角转折的出现,保证曲面造型的连续和完整。

楼梯的不锈钢外表皮反射着周遭的环境,台阶为温暖的木头质地,和建筑原本的混凝土和钢材料形成对比。不锈钢与木材的选择也旨在引发观众对船舱的联想,让观众如当年的移民一般登船远望,展开对新生活的想象。

640.webp (14).jpg

建筑的改造充分考虑了整体的功能实现以及对周遭环境的融入。观众从河边或城市均可进入博物馆,到展厅观展或走上旋转楼梯俯瞰城市,游览动线弹性地面层的设计融合了创意、文化和餐饮,满足多样的功能需求,让文化和艺术真正进入人的生活。


落成后,Fenix移民博物馆将联合当地多家艺术机构呈现以“移动”为主题的当代艺术作品和相关史料,同时在此登船的旅客信息也将记录成册对公众开放。

 

640.webp (15).jpg

Pijbes先生说:“博物馆是一个具有严格定义的文化现象,在人们的脑海中有着非常特定的图像。我希望找到另一个词汇去表达一种混合的功能,一个场所,一个平台,一个广场。” 


随着Fenix的改造完成,Katendrecht半岛将成为连接鹿特丹南北城市的桥梁,让人们通过丰富的展览与文化活动亲近历史,也让“移民”这一具有普遍意义的主题为更多人带来启发和思考。


640.webp (16).jpg

Fenix移民博物馆现已开始施工,预计于2025年建成并投入使用。

 

640.webp (17).jpg

Fenix仓库现状,年轻人在仓库对面的草地上享受着夏末的野餐时光


640.webp (18).jpg

640.webp (19).jpg

640.webp (20).jpg

建筑内部改造已经开始

Fenix移民博物馆大事记


640.webp (21).jpg

2018.10.16 MAD创始人马岩松(右)与Droom en Daad基金会会长Wim Pijbes (左)签订委任书

640.webp (22).jpg

 2019.01.10 现场勘察


640.webp (23).jpg

640.webp (24).jpg

640.webp (25).jpg

2020.01.08 鹿特丹市民听证会

640.webp (26).jpg

2020.01.08 楼梯镜面不锈钢1:1样板段


项目图纸与模型照片


640.webp (27).jpg

Fenix移民博物馆模型,摄影:Rubén Dario Kleimeer


640.webp (28).jpg

建筑首层平面图

640.webp (29).jpg

建筑二层平面图


640.webp (30).jpg

建筑屋顶平面图

640.webp (31).jpg

建筑剖面图II'


640.webp (32).jpg

建筑剖面图GG'


参考资料:
“MAD Unveils Plans for Fenix,Rotterdam’s Newest Cultural Foundation”, Wallpaper*, Dec 28, 2018. https://www.wallpaper.com/architecture/fenix-foundation-mad-architects-rotterdam

“From Rotterdam, Many Left for A New Life”, New York Times, April 24, 2018. https://www.nytimes.com/2018/04/24/arts/from-rotterdam-many-left-for-a-new-life.html

Fenix移民博物馆

荷兰鹿特丹

2018-2025 

 

类型:博物馆

基地面积:13,200平方米

楼梯坡道面积:1,050 平方米
建筑高度:28.3米

 

主持合伙人:马岩松、党群、早野洋介

主持副合伙人:Andrea D’Antrassi

设计团队:Neeraj Mahajan, Marco Gastoldi, Edgar Navarrete, Cievanard Nattabowonphal, Jordan Demer, Chen Yien, Yuki Ishigami, Pittayapa Suriyapee, Claudia Hertrich, Alessandro Fisalli

 

业主:Droom en Daad基金会

执行建筑师:EGM

古建改造:Bureau Polderman

工程顾问:IMd Raadgevende Ingenieurs

钢结构工程师:CSM Steelstructures

电镀工程师:Central Industry Group (CIG)

灯光顾问:Beersnielsen lichtontwerpers

MEP设计:Bosman Bedrijven

MEP顾问:DWA

建筑力学顾问:LBP Sight




评论


请 [登录] 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