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城春江明月示范区|浙江绿城爱境景观规划设计有限公司
阅读:3012 2021-06-08

传统城市脉络以“街”、“巷”、“水”为主要元素,故闲地少,水巷小桥多。围绕街、巷、水形成以“建筑”、“围墙”、“廊”为元素的生动界面,宋代苏舜钦在《沧浪亭》中写到:“一迳抱幽山,居然城市间。”围墙外熙熙攘攘,围墙内山林翠竹,道出“绝怜人境无车马,信有山林在市城”的意境。


本项目以模拟江南的园林和街巷文化为本源,凸显“市井深宅•隐逸文化;城市山林•园林情节;咫尺庭园•多方胜境”的空间文化主题。


中国古代建筑以群体组合见长。擅长于通过建筑物、构筑物丰富的组合手法来来营造不同的室内外空间,从而满足不同使用要求和精神目标。庭院是由屋宇、围墙、走廊围合而成的内向封闭空间,可大可小,可静可动,可繁复可简约,它是内心精神世界的载体,也天人合一的媒介。庭院是中式建筑群体布局的灵魂,人们对所在建筑群的生活体验和艺术感受通过进入到各个院落才能得以展开。


建筑-01.jpg


本方案秉持望境的设计宗旨上有如下几个手法:


「宅院合一」

       项目以中式合院住宅的形式,通过屋宇、围墙、走廊将庭院围合,把山石、水景、草木引入其中,为住户提供幽雅、私密的庭院生活,使宅院成为室内与室外融合、宅院合一的居住单元。


建筑-03.jpg


「曲折有致」

       中式讲求内敛与含蓄,所有街道、巷道、庭院的人行流线规划都做了适当的曲折迂回处理,业主在行进中体会不断变化的景观,感受步移景异的效果,获得深邃悠远的意境。


「庭院深深」

       社区空间的变化借鉴江南园林空间设计的手法,通过对空间进行分隔与联系形成多个不同类型的串联庭院,造成多层次的景观变化,同时通过漏窗、月洞门、门廊使被分隔的空间发生渗透,使视线能够穿透到另一空间,显现出空间的层次变化,达到分而不隔的效果,造成一种极其深远和不可穷尽的空间感觉。


建筑-04.jpg


「欲扬先抑」

       规划多以欲扬先抑的方法来组织空间序列,在进入花园空间之前,有意识地安排若干狭窄巷道,这样可借两者的对比突出花园与庭院空间,顿时给人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增加社区空间的景观效果。


中心景观-07.jpg


「巧于因借」

      项目北有千年古银杏,是一种福祉,西邻沂河以及沿河运动公园,鸟语花香、草木茂盛,北望千年银杏,气质高雅、余韵犹存。规划设计时尽量剔除产生视线干扰的因素,借景取意,相得益彰。


特色景观节点:


/前堂壁影(林荫御道、落客广场)

主入口采用的是人车分流的手法,也参考了古代皇家御道的设计手法,适当加宽车行宽度,采用三段式的铺装形式;入口处南侧点缀中式传统造景元素—立峰,搭配特型黑松,四季常青,树姿古雅,来烘托整体氛围,同时又有一定的提示作用。整齐而姿态统一的红榉树阵,犹如列兵,给人强烈的仪式感。

落客广场以建筑门头为中心,依托门头设置镜面水景,水景中点缀日本造型松与泰山石组合,塑造出精致的小景,日本造型松价值感强,蟠曲造型,姿态雄壮,品质感较强;广场两侧设置相对较高的围墙,营造高墙大院的豪宅氛围,围墙下设置风雨连廊,既有一定的功能,又有浓浓的中式宅院的感觉。连廊转角处点缀两棵丛生五角枫、两棵大果石榴,五角枫,姿态挺拔秋天,秋天树叶颜色会变成红色或是黄色,给人不同季相感觉。果石榴姿态飘逸,象征着多子多福。


主入口-01.jpg

主入口-02.jpg


/栖湖观鱼(会所平台)

       平台上外摆几组家具,游到此处或邻座小憩,或望境观鱼,或把湖光山色一同收入眼中。鱼,作年年有余之意使用,池中所养锦鲤,被称为“风水鱼”象征“富贵、吉祥、健康、幸福”。到了夜晚水塘月影仿佛沙曼一样,不时还有锦里在水面挑逗着缥缈的月影。粉墙黛瓦在水的倒影中,呈现的是水天一线的天际美景。平台周边种植日本造型松、红枫、特色榔榆等树种,让人直接感受到日本造型松价值以红枫优美榔榆的飘逸。


中心景观-01.jpg


/曲岸浮香(中心湖面)

接近400方的中心水景,是本案最大的设计亮点,湖面的焦点是一颗特型沙朴树,前面是种植的是榉树,后面是沙朴树。中国文化,对树都进行了拟人化,一般院子前面种榉树,后面种朴树。前程似锦,高中榜首,仕途顺利,后面种朴树,后面有跟班,是一种地位的象征。湖周边是曲折的自然驳岸,点缀自然的湖石,时而连绵,时而穿插绿化,营造丰富的景观体验。

太湖石,又名窟窿石、假山石,是由石灰岩遭到长时间侵蚀后慢慢形成的,分有水石和干石两种,江南园林的太湖石,最早是在太湖里寻得,水对其冲刷自然形成的,具有“瘦、漏、透、皱、轻”的特点,尤其是峰石(立的石头)。古人有说法,“石令人古,水令人远”“仁者乐山,智者乐水”,高地错落,有进有退,石头和石头之间,恰如对话,石头与植物之间也像是在对话,石头与建筑之间也在对话。湖中种植丰富的水生植物,其中荷、莲是重要的主题,既有很好的观赏价值,又有很好的寓意——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出淤泥而不染,同时也切合项目的案名。


中心景观-02.jpg


/浮桥弄月(拱桥)

        拱桥连接中心湖面与庭院内外景观,把空间划分成多层次又巧妙的景观体验,增加了过度空间的深度体验。夏天走在拱桥上,荷叶随风摇曳,视线内的景象不是变动,在体获得悠然自得的体验同时也能把这满池荷色收纳尽收眼底。夜晚的时候,在灯光的烘托之下,拱桥倒影在水里,犹如一轮明月。


中心景观06.jpg


/叠山云水(假山跌水)

       雾喷和假山跌水组团形成错落分布微缩的山景意向,从石山上流下的水花伴着弥漫起来的水气宛如蓬莱仙境让体验者寄情山水得意宣泄。叠山,错落层叠紧紧依靠的石头有团员圆满的意向。假山周边种植造型瓜子黄杨、造型黑松、红枫、鸡爪槭、红梅等,造型瓜子黄杨、造型黑松既有优美的姿态,与假山有很强的融合感;鸡爪槭、红枫、红梅保证了春夏季观形、秋季观叶、冬季观花的四季效果。造型黑松的搭配,给人营造一种“松下听泉“的意境,在有限的空间里,可营造出“明月松间,清泉石上”的意境。


中心景观-03.jpg


/松涛听泉(曲桥)

       曲桥围起来的水面与假山跌水形成呼应,假山周边点缀造型松树,产生一定高度落差,丰富了纵深体验,并且还有玉泉流水声音的加入,美从视觉到听觉自由转换。站在曲桥之上,看山色,听流水观松涛流云。松为百木之长,松为人君,黑松象征正清民和。曲桥整体置于沙朴之下,两侧已羽毛枫收头,羽毛枫拥有“恰如霜叶红于二月花”美誉。


中心景观-05.jpg


/贤亭烟树(六角亭)

       亭是景观对望的重点节点,和周边植物以及雾喷达到了一个恰到的融合。贤亭:聚贤纳雅之意,也通闲亭。拾级而上,迎面的是挺拔的贤亭,给人一种威严感,又不失趣味性。坐在被树木充盈环抱的亭子里,看雾气伴着微风拂过水面树丛,身心即可获得舒展。六角亭以特色甲供苗为背,周边搭配金桂、造型黑松、红梅,以造型为主,与贤亭形成交融。


中心景观-08.jpg


/宜轩雅颂(轩)

        轩,可望、可憩、亦可与其它景观组团一起形成多层立体空间。自宜轩向北眺望可以看到浮桥弄月、松涛听泉的美景及其倒影,或浮桥弄月、松涛听泉看宜亭雅颂端庄玉立,两者可互为对景。小巧玲珑、开敞精致的建筑物,室内简洁雅致的轩,目之所及处处是境。傍晚时分几缕清风拂过分外凉爽、舒适。闲时在轩中或抚琴与园共奏、或靠椅小憩与园中景观为伴,好不雅致快乐啊。搭配红枫、鸡爪槭、紫薇等造型树种,尤其是紫薇,其树冠更好看,观赏性价值更高。“紫薇花开百日红,轻抚枝干全树动。”


/竹径幽廊(梯云廊)

         曲径通幽的游廊近墙、时而远墙,时而林荫夹道,时而亲水,结合植物的配置,,可增加游廊的深远感与紧密静谧感,给人不同体验感,组团景观也和廊呼应形成了美的自然感受。


街巷-03.jpg


/暗香疏影  (石灯笼)

         石灯笼零星分布于庭院景观中既点缀了空间层次又增加灵动的趣味。春夜在恍惚悠然的石灯的光影下,阵阵花草的芬芳随风飘散。石灯笼最早是中国表“立式光明”的吉祥寓意,灯光柔和自然在漆黑的夜晚分外幽静又颇具禅意。


/枝花海棠 (花街)

        中庭中的花街图案颇为素雅三两枝海棠取其海花瓣精美树枝淡雅。棠寓意佳人,表达思念、珍惜、慰籍从容淡泊的情愫。又因为“棠”与“堂”谐音,海棠与玉兰、牡丹、桂花相配,寓意“玉棠富贵”;   与菊花、蝴蝶相配,寓意“捷报寿满堂”;与五各柿子相配寓意“五柿堂”。


ARCHINA 所有平台上发布的项目、招聘、资讯等内容,均由第三方提供或系统自动收录。资料版权属于第三方,若信息不实或涉及版权问题,需要版权方和第三方沟通,ARCHINA 将配合对接,并在确认无误后删除涉及版权问题的信息,相应的法律责任均由资料提供方承担。部分系统自动收录的内容,如有侵权,可与我们联络删除。


评论


请 [登录] 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