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个月曾去珠海出差,苦闷于的士时光漫长,便与的哥闲聊起来。


在侃到我来的城市,也就是重庆时,我询问他对重庆的意向。他说他知道这是一座山地城市,地势高差极大。我深表理解,作他这一行,必定对地形地貌有着更敏锐的认知。


640.webp.jpg

▲山地城市重庆 来源:http://travel.qunar.com/p-pl4261182


随后他补充道:“你们拉,系不系有一栋房几啦,特别高的啦,中间驾着一座很高滴桥......”


我有点惊恐。惊在来福士广场竟然真实地成为了一座地标符号融入到人们对重庆所构成的共同认知体系中去;恐在他比划中间横跨的水晶连廊时双手已然全部离开方向盘。


640.webp (1).jpg

▲来福士广场(Raffies City)来源:百度图片


最后,的哥试探性地做了一下总结:“那真的系一栋很了不起的房几哈?”


他的目光经由前视镜小心翼翼地反射到我的眼中以期望获得认同。而我用咳嗽的动作表示对共识达成的回绝。


对来福士,我并不持赞许的观点,甚至有些专业基因内的先天性反感。但它与我在同一年降临于巴渝之地(笑),因此我自觉有一种冲动去看它,说它,品它,以使我对它的情绪有更正当合理的解释。但,终究却变得更加复杂。


本期目标:重庆来福士广场——一座孤傲的巨构,一位阴郁的寡人。


640.webp (2).jpg

▲雾气中的来福士 © ins:ppandvans


PART1

朝天门,大码头,迎官接圣


来福士广场最富有争议的一点,来源于其所降临的位置——朝天门码头。而朝天门,据说最早诞生于公元前314年,秦灭巴国后修筑巴郡城池时所建。


640.webp (3).jpg

▲秦灭巴蜀之战 来源:百度百科


到明洪武年间,重庆府指挥使戴鼎在宋代旧城的基础上大规模修筑石城,形成了重庆后面的“九开八闭”十七门之格局,也暗含着九宫八卦之意向。


640.webp (4).jpg

▲重庆府九个开门

640.webp (5).jpg

▲九宫八卦推测图


在九个开门中,朝天门是规模最大,气势最雄伟的城门,内外两层,是为瓮城。内城门洞上书“古渝雄关”四个大字。由于其地理位置优越,古时朝天门为地方官员贡迎圣旨和钦差之地。因此,朝天门之“天”字,不为其他,乃是天子之意。


640.webp (6).jpg


清光绪十六年,中英签订《烟台条约续增专条》,虽使得朝天门码头的川江航运逐渐被洋人所控制,但从经济角度上看,开埠通商却极大地发挥了重庆的区位优势,奠定其长江上游区域经济中心的基础。


640.webp (7).jpg

▲清咸丰同治年间朝天门码头 来源:百度图片


1927年,重庆商埠督办公署工务局称“朝天门为本埠之尾闾“,意在通过拆除朝天门城门和城墙的方式以进一步扩建码头,疏导交通。


640.png
640 (1).png

▲20世纪初的朝天门码头 左图来源:照片中国;右图来源:重庆建筑


22年后的”九·二“火灾,则更是使得朝天门及其左右城墙只余城基墙垣。而直到1998年,朝天门广场的修建,才真正将城墙推入两江,卒于历史。从此,大门无形。


事实证明,老重庆人记忆深处的朝天门广场,是建立在更老重庆人记忆的残垣断壁之上。

640.webp (8).jpg

▲“九·二”火灾 来源:百度图片

640.webp (9).jpg

▲修建中的朝天门广场  来源:百度图片


”朝天门,大码头,接官迎圣“。如今”官“已去,”圣“不再,朝天门又该朝向哪里呢?


PART2

朝天门,棒棒军,批发市场


所幸,朝天门码头物质空间变革的背后,是基于改革开放的经济与业态的发展。比如说与码头息息相关的朝天门批发市场,曾为中国十大批发市场之一。许多白手起家的重庆人在这里挣出了自己的第一桶金。


640.webp (10).jpg
640.webp (11).jpg

▲朝天门批发市场 来源:百度图片


而另外一个富有地域性的打工阶层——山城棒棒军,也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涌入到重庆市区。他们肩挑背扛,奔赴大街小巷。“诶,棒棒!”“来咯~~~~”这样简单的对话在当年的朝天门每天都会响起。甚至直至今日,也能依稀于现代化的边角中辨别出他们的痕迹。


640.webp (12).jpg
640.webp (13).jpg

▲山城棒棒军 来源:电影《山城棒棒军》截图


似乎,大门无形的朝天门,也在重庆人的经营下重现了勃勃生机。


然而,随着城市的现代化发展,朝天门的牛角形地势虽便利了水运,却复杂了内陆交通转换,常形成拥堵。而相距不远的解放碑逐渐发展成为重庆的经济中心。因市场经营的商品档次较低,朝天门逐渐失去经济活力。


640.webp (14).jpg

▲朝天门重庆港客运大楼和三峡宾馆爆破 来源:中新网


2012年8月30日16时,重庆港客运大楼和三峡宾馆随着“砰”的巨响,相继倒落,瞬间化为瓦砾。而这,也同时敲响了朝天门的丧钟。批发市场搬迁,棒棒军也无用武之地。喧嚣了数百年的朝天门码头阿,至此沉寂了下来。


直到一座庞然大物突然降临。


640.webp (15).jpg

▲来福士后方 © 圣诞结


PART3

朝天门,来福士,西部之门


重庆来福士广场的落成并非偶然,后面所包含的一揽子政策其价值远远超过建筑本身。


从2006年的《西部大开发”十一五“规划》,到2016年的《长江经济带发展规划纲要》,再到2013年的”一带一路“,使得作为西部地区中心城市的的重庆迎来崭新的机遇。


640.webp (16).jpg

▲重庆发展战略 © 骨架鱼


政策的扶持下,资本的倾注便显得无可厚非。新加坡的凯德集团率先将目光投向重庆。2005年进入重庆市场,2012年投资211亿元将旗下最大的来福士(Raffies City)落在朝天门。2018年收购中华两江春城项目,以进一步扩大重庆的业务版图。


640.webp (17).jpg

▲朝天门项目签约仪式 来源:中国网


然而,这一切并不是简单的企业之间的资本运作。凯德集团的背后代表着新加坡,而重庆来福士的落成则是我国与新加坡两国之间经济合作的一架重要桥梁。2015年,2016年,2019年之间的各种协议与峰会,都在一步步地加强重庆与新加坡的经贸往来。新加坡已然是重庆现代化转型的第一大投资来源国。


640.webp (18).jpg

▲来福士广场东南侧仰视点 来源:https://www.gooood.cn/


而站在重庆市的角度来看,则有三重层面:


一则是意欲通过来福士广场的落成,重新将流量与目光从解放碑拉回到已然没落的朝天门,使其重回重庆核心的历史地位。二则是通过来福士的开发促进中新两国的经济往来。三则即打造世界级的地标建筑,加速重庆融入全球化经济的过程。


2009年政府征集方案的过程中提出要让朝天门成为”重庆之窗,西部之门“。门窗何用?皆是沟通内外之所需。重庆便是这样一位想要闯荡的少年,而1997年的重庆直辖市的设立,则暗藏了家长的默许和期望。


640.webp (19).jpg

▲来福士广场北侧人视点 © 圣诞结


但是事物并非总是非黑即白,灰色则更是常态。来福士广场的批判和非议伴随其从怀胎十月到呱呱坠地。如果政企合作是现代化的必经之路,那么来福士是否也是建筑学层面的必然结果呢?


  相关推荐

资 讯 概 况
  • 手机扫码分享
   |   沪ICP备09094079号-30   |     沪公网安备 31011002000571号   |     工商亮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