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0.webp.jpg

An urban mall designed to
revive downtown San Diego
is set to be destroyed

__________________

五月份的投票正式宣布:将圣地亚哥市中心著名广场被改造成科技园区。各地的购物中心都在垂死挣扎。但霍顿广场不只是一个购物中心。1985年开业时,洛杉矶仍沉浸在JERDE规划设计的1984年夏季奥运会挥之不去的喧嚣中,圣地亚哥的使命和维多利亚时代的风格,使其延续着奥运会中释放出“马里亚奇风格”(Mariachi federal style)。当霍顿广场首次开业时,其狭窄的通道上装饰着奥运会的横幅,四溢的洋红色,再现了JERDE为奥运会广受赞誉的设计。


不可否认,霍顿广场是成功的,全国各地的其他城市都注意到了,他们纷纷开始设计娱乐区,旨在振兴这些被抛弃已久的城市中心地区。其中许多都是由JERDE设计的,将色彩巧妙的融入到原本单调的街景,从一个海岸延伸到另一个海岸。



The mall was an undeniable success, and cities across the country took note, crafting their own entertainment districts meant to revitalize urban cores...

矛盾的是,即使这些市镇中心吸引来了新居民、增加了购物收入和人流量,但是购物中心本身没有进展。开发商Westfield曾成功地挽救了另外几家购物中心,但随着霍顿广场的主力租户纷纷退租,对重新设计的计划犹豫不决,最终决定出售了该项目。5月20日,圣地亚哥市议会一致通过,允许新业主Stockdale Capital Partners将霍顿广场改造为霍顿园区,这是一个综合体开发项目。它仍然是一个购物中心,只是上面有四层办公楼。


然而,这个计划意味着去除了JERDE最具标志性的后现代设计。亮点包括一座华丽的人造钟楼(曾经是Nordstrom)和一座环绕着自动扶梯的黑白条纹柱廊,其中的细节越来越古怪,对这座建筑的探索越深入则感觉其越发夸张。这些大胆、愉悦的元素将被美国晚期资本主义时代的流行风貌所取代。



霍顿广场 

640.webp (1).jpg
640.webp (2).jpg
640.webp (3).jpg
640.webp (4).jpg
640.webp (5).jpg
640.webp (6).jpg
640.webp (7).jpg
640.webp (8).jpg

<<  左右滑动查看图片  >>


“我知道后现代主义的风格不流行,”美国AIA建筑协会圣地亚哥保护委员会主席David Marshall说道: “维多利亚时代的房子在40年代、50年代和60年代已经过时,许多都被拆毁了。而今天,这些建筑却受到了赞赏。重要的是这些建筑在不流行的时候幸存下来了。”



Today, they are appreciated. It’s a matter of these buildings surviving those times when they’re not in fashion.

这一直是美国保护后现代主义的一个挑战。建筑物往往太新不适合做地标,其本身也必须克服审美刻板印象。类似的争论也围绕着拯救Philip Johnson的前AT&T大楼、Michael Graves的Portland大楼以及附近的圣地亚哥当代艺术博物馆展开。Robert Venturi和Denise Scott Brown于20世纪90年代完成的后现代式凉棚也将翻修,被Annabelle Selldorf的设计所取代。



Not only are the buildings often too young to be eligible for landmarking, the structures themselves must overcome aesthetic stereotypes.

640.webp (9).jpg

▲(从左到右)Portland大楼、前AT&T大楼、圣地亚哥当代艺术博物馆


保护主义组织DoCoMo发起了一场保护霍顿广场的运动,敦促圣地亚哥历史资源委员会保护同一时代其他珍贵的当地建筑,如Salk研究所和Geisel图书馆。“霍顿广场是后现代风格设计中非常重要的作品之一,在一个独特的公共购物空间中体现了张弛有度的形式、色彩和激情,”DoCoMo写给圣地亚哥市长Kevin Falconer的信中写道。



Horton Plaza is one of the most significant examples of the postmodern style offering eclectic forms, color and excitement in a uniquely public shopping space.

购物中心也在逐步转变为技术中心。Westside Pavilion是与霍顿广场同时代的位于洛杉矶西区的购物中心,几乎倒闭。重新再开发计划失败后,谷歌租赁了其几乎整个空间。在苹果新园区附近的Cupertino,早已运营不善的Vallco科购物中心将被开发成一个综合体项目,来解决当地职工急需的住房问题。


尤其是建在城市的历史久远的购物中心,需要重新市场定位,以适应不断变化的社区需求。十年前,圣莫尼卡市决定改造这个于1980年开业的圣莫尼卡购物中心,由JERDE负责整个项目的改造,改造方案大胆的掀开了它的屋顶,赋予了整个项目新的活力,也使城市中心焕然一新。Frank Gehry标志性的后现代手法,例如锯齿形自动扶梯和明亮的穿孔金属元素,没有在改造中幸存下来。但改造后庭院作为连接第三大道步行街购物区和轨道交通枢纽,发挥了更重要的作用。


640.webp (10).jpg

▲圣莫尼卡购物中心改造前后


1986年《纽约时报》的一篇评论文章中,Paul Goldberger将霍顿广场的 “随心所欲” 精神比作迪士尼乐园,并将其与Frank Gehry和Charles Moore等进行比较,Goldberger揭示了原先商场布局中的一个关键缺陷,这可能决定了整个项目的命运。他写道:“如果它是圣地亚哥市中心的心脏,那它就是一颗与身体分离的心脏,因为它几乎与周边没有任何联系。”


尽管霍顿广场承载着整个城市的激情,但在JERDE改造前完全以停车场为中心,将周围的街道隔离开来,背向煤气灯区,这是附近19世纪晚期的建筑群,JERDE对霍顿广场改造后帮助其重新焕发了生机。


如同JERDE成功的改造了圣莫尼卡购物中心,霍顿园区现在的设计也将更具渗透性,并加强了周围城市的通达性。根据最新的效果图,将最重要的对角线通道设计保留,让人们在街区中间行走。但是不再有任何异想天开的如棋盘一样高耸入云的柱廊可以穿梭其中那样让人愉悦的事了。


640.webp (11).jpg

▲霍顿园区效果图


正如保护主义者所说,中央走廊是值得保留的,在其基础上加入一些现代化的元素并不难。当然,最好的办法是让JERDE作为商业设计的专家,再次操刀主持这次的改造。



The best possible way to do this, of course, would be to get Jerde’s firm—which, as the mall expert, continues to sensitively update older malls—to design it.

或者还有别的办法。在霍顿园区周边,有一栋建筑与现代设计格格不入。作为该城市的一部分,开发商将负责修复这座历史建筑,即Bradley大厦。然而,这座大厦现在实际上是一座仿古建筑,原址的1911年建筑是当年JERDE为改建霍顿广场而拆除的。


再过30年,钟摆可能将完全转向另一个方向,这与曾经不受欢迎的维多利亚时代建筑群在煤气灯区被保存又被精心修复的过程大同小异。这座城市将为哈德森海边庭院的玻璃渗漏感到遗憾,希望JERDE最初的后现代设计建筑起死回生,Bradley大厦式的建筑风格可以通过建筑群的核心,将多彩的地标再次带回到圣地亚哥市中心。


文章刊登于curbed.com

Will this PoMo wonderland in San Diego be saved? 2019年6月5日




评论


请 [登录] 后评论

资 讯 概 况
  • 手机扫码分享
   |   沪ICP备09047808号-12   |     沪公网安备 31011002000571号   |     工商亮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