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下有块地就能建造梦想家?让这个“玩乐队”的建筑师告诉你有多难
阅读:1317 2020-05-17

640.png


在上海杨浦区的大学路上,有一个SWPark。

如果你想通过问路找到那里,99%的路人会说:什么?哪里?没听过。但你要是足够幸运,遇到一个在附近工作的建筑师,也许他会反问你:“你说的是宋玮建筑工作室吧?今天他们又有什么讲座活动吗?”

640.webp.jpg


SWPark ,即SWArchitects(宋玮建筑工作室)的多功能厅,此外。它还有一个中文译名——丝袜公园,也是他们工作室自营摇滚乐队的名字。

640.webp (1).jpg


宋玮,一个标准的海归派建筑师,在国内完成本科段建筑专业学习之后,就前往西班牙工作、学习了7年。他坦言,自己对建筑行业的认知基本都是在西班牙建立的。

他曾在西班牙著名的EMBT建筑事务所工作,并做到中国区负责人(对,就是他们曾在上海世博会带来了藤篮风格的西班牙馆);他也是西班牙加泰罗尼亚理工大学博士,对西班牙建筑颇有研究的他还出版了专著《黄金时代——西班牙当代建筑全景》,也算是对自己西班牙经历的一种纪念。

640.webp (2).jpg

宋玮建筑工作室创始人

如此深入的海外执业、学习背景下,当他真正回到国内建筑圈后,却花了3年半时间,钻在沂蒙山区里造石头房子。

本期尖叫智囊团,我们就和宋玮聊聊他的石头房子和SWPark。

640.webp (3).jpg
泉水流不尽,松柏青万年
沂蒙山区里新式石头房


如今的沂蒙山区,不仅仅是革命根据地,更以拥有丰富自然资源的世界级地质公园而闻名。

640.webp (4).jpg沂蒙山区金线河沿线景色

绿水青山,总让人流连;去山里,也成为近年来大家度假旅游的热门之选。

当东南乡村民宿风渐渐地吹到沂蒙深处,在传统垒石屋里,也慢慢生长出许多不一样的新式石头房。

640.webp (5).jpg沂蒙山区颛臾文化主题酒店

它们和传统石头房可能有着相似的石材表皮,有的还融合了北方的黄泥房质感;涂料和滚涂工艺之下,甚至刻意放大了质感涂料粗糙感。

相似的设计语言,却有着完全不同的精神内核。 

就像宋玮及其团队设计的颛臾文化主题酒店。这个位于临沂蒙山旅游度假区李家石屋的度假酒店,就是一个独特的存在。原本的农屋,在升级和改扩展后,变成了一个集风格和功能为一体的特色酒店。

640.webp (6).jpg颛臾文化主题酒店改建前为村尾的农房

640.webp (7).jpg
改扩建后的颛臾文化主题酒店,层次错落,相互映衬

640.webp (8).jpg

640.webp (9).jpg站在颛臾文化酒店登高望远,颇有“一望众山小”的开阔气势

颛臾文化主题酒店位于村尾,依山势而建,延伸至山路与峡谷,整个酒店区域占地6000多平米,上下高差达30m,从高处的客房望出去,颇有一览众山小的气势。

仅有的9组32间客房,与餐厅、礼堂等公共区域之间形似层错垒叠,呈逐级打开之势。每个客房组内拥有开阔的内部共享空间,满足了我们对现代度假酒店的想象。

640.webp (10).jpg

640.webp (11).jpg

错落而栉的颛臾文化主题酒店,层层打开,多功能厅拥有极佳视野

640.webp (12).jpg
酒店内部大落地窗,营造阳光度假风

640.webp (13).jpg

“近几年,乡村民宿、酒店的快速发展,乡建作为现代旅游业的一个触手,刺激和拉动贫困山区的发展,是值得期待的。” 宋玮说。“我的同济大学本专业博士后研究方向,也是围绕我在沂蒙山区的乡建实践展开,乡建有着完整的产业链,需要我们关注整个相关业态的发展。”

建筑师口中的“乡建”,对于我们普通人来说,其实有着更熟悉的名词,比如乡村的民宿、酒店、餐厅、公园等等。

640.webp (14).jpg新式乡建多取当地材,以与周围村貌保持一致

宋玮回国一年之后,2016年八九月间,机缘巧合,作为山东人的他来到沂蒙,希望为这里做点什么。此后,断断续续各种项目,延续了至今,几乎见证了沂蒙山地区旅游民宿、度假酒店的起步与发展。

2019年,几个项目同时进行的宋玮,索性把车留在了沂蒙,前后足足在山里跑了8000公里。

近四年的时间里,从民宿、茶室,到主题酒店、公园等,宋玮在沂蒙山区做了个遍。

640.webp (15).jpg宋玮团队设计的沂蒙山茶室

640.webp (16).jpg

640.webp (17).jpg

640.webp (18).jpg

宋玮团队设计的金线河河道沿线公共空间红广场、黄广场、绿广场

在乡间建房子,很多人会觉得是简单的事,其实不尽然,对于专业设计师来说,设计理念、建造技术、施工管理的之间差异,让设计往往有很多状况外的问题。

“以往的欧洲设计经验和现在的乡建实践,可以说是两个极端,之前是百分之百的自我表达,后者是百分之百的项目中心化,所有都要从项目实际出发。

对我来说,这两个极端的经历都十分重要。经历这两个极端,我开始慢慢自身融合,找到新的设计平衡点。就比如颛臾酒店的建造,就充满了各种碰撞,最终归于从浪漫的实际出发。”宋玮说。

640.webp (19).jpg

640.webp (20).jpg

640.webp (21).jpg颛臾主题文化酒店里,所有原木,编织、陶艺,家具和配件的选择都希望塑造一种手工的特有粗粝气息


例如,在北方山里造度假酒店的保温问题。

颛臾文化主题酒店使用外墙内砖的结构,外部的石墙砌筑要达到墙体稳固和保温的效果,是有着标准工艺的。最佳就是每隔半米,进行一次“打断”,使用金属挂网进行处理,再继续砌墙,依次循环,以强化墙体结构。

640.webp (22).jpg

但是在山里造石头房子,当地工人多遵循自己的砌墙经验,使用砌砖墙的“丁砖”法,用横向的丁砖进行“打断”和拉接,以保证墙体的稳固。

“这造成这些横着的‘丁砖’成为冬天的冷传导,也直接导致我们需要进行二次设计,以进行保温优化。”宋玮说。

不止如此,当你和当地人发生认知和审美的差异,该怎么办呢?

640.webp (23).jpg
建造中的沂蒙艺术谷

640.webp (24).jpg建成后的沂蒙艺术谷

640.webp (25).jpg最终建成的石笼效果

沂蒙艺术谷,当地村民为来沂蒙写生的艺术家打造的美术馆。从最初的设计,到最后成形,宋玮几次大改设计,在各种冲突与平衡中完成了这个白房子。

原本宋玮希望以轻钢石笼和填充砌块,以营造仿石笼的造型,但在较真的当地村民坚持下,最终变成了真石笼和玻璃外立面的组合。

640.webp (26).jpg绿顶的艺术谷与周围建筑相比“有一点怪”,而这正是宋玮的刻意为之

“这种‘冲突’很常见,建筑师多少有一点类上帝逻辑,希望改变世界,但是另一方面来说,因为我真的很了解这个地方,对旅游市场的发展有自己的研究,所以希望去改变。但是我们得承认,改变都需要过程。”

640.webp (27).jpg艺术谷最终呈现白房子与石笼墙组合的效果

造了几年房子后,遇到过各种让人意想不到的问题,宋玮笑称自己可能是最懂沂蒙山石头房的建筑师之一。

640.webp (3).jpg
“我现在依旧是一个非常喜欢各种各样,
奇奇怪怪材料的建筑师。”


640.webp (29).jpg

在宋玮的沂蒙山地图上,还有一个独特的“绿丝绒”茶室。

这个茶室,倚山坡而望湖,一侧的大落地玻璃幕墙,让人尽享山色间的无边风月。谁曾想这个空间其实是由停车场改建而建。

640.webp (30).jpg
640.webp (31).jpg
大落地窗外的景色和室内歪斜垒叠的砖墙是最有特色的装饰

茶室的另一侧砖墙由玻璃砖与实砖混搭,当阳光透过玻璃砖,玻璃砖中的铜元素被映射而出,让整个房间铺上宝石般的绿光,丝绒般的质感。

640.webp (32).jpg
640.webp (33).jpg

这个最初希望采用成品玻璃砖,却因太贵而不得不放弃的设计,在团队的积极自救中才得以保存。

“我们发现当地的玻璃厂有一种含铜元素的废料,根据我们对材料的判断,和工厂进行了定制加工,制作出这种低成本的非常规玻璃砖,也基本达到了我们的预期效果。”

640.webp (34).jpg
阳光透过玻璃砖,洒下斑驳绿影

640.webp (35).jpg

对材料的深耕,是宋玮扎实基本功的另一面,从走入他工作室的那刻就能感受到。

640.webp (36).jpg宋玮建筑设计工作室

极富造型感的双拱形入口空间,由不锈钢材料包覆,营造一种机械未来感。

新办公室从设计到入驻,只有18天,宋玮还开玩笑说,“做项目的时候,整体碰上要不就是预算少,要不就是工期紧的项目,做自己的办公室,就不一样了,它是预算又少,工期又紧。”

640.webp (37).jpg

最终,聪明的他选择了不锈钢,作为终极解决方案。

“不锈钢有丰富的加工可能,它可切割、可弯折,可做结构,亦可做面材。”

640.webp (38).jpg

宋玮将自己的新办公室称作米其林餐厅厨房风,简洁而开阔。在保留原地面和基本粉刷外,不锈钢是植入工作室空间的唯一新材料。

拆掉的地方全都用不锈钢进行补位,在材质的碰撞中,快速勾勒出空间质感。

640.webp (39).jpg
640.webp (40).jpg

那段时间,宋玮对不锈钢的着迷还不限如此。他们工作室和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合作,一起开起了利用废弃不锈钢的建筑课堂设计工作坊,让更多人感受不锈钢的魔力。

640.webp (41).jpg
废弃不锈钢工作坊

640.webp (42).jpg不锈钢建构作品

其实,对材料的好奇与热爱,让宋玮回国后,一度放下了做建筑设计,和好友一起做起了混凝土材料的开发,还开过一家以混凝土为主题的餐厅。对于一个建筑师来说,也是一段难得的经历。

“以前在巴塞罗那,发现那里的材料商跟国内的很不一样,很多都有着二次深化和设计能力;我们觉得国内缺乏这样的材料商,这里有着很大的发展空间,混凝土又是建筑师最喜欢的一种材料,就开始这样了尝试。”

640.webp (43).jpg
640.webp (44).jpg
宋玮参与的混凝土材料设计

640.webp (45).jpg宋玮设计中的夯土应用

640.webp (3).jpg
周五晚上的丝袜公园
建筑师的B面生活


在SWPark的多功能厅里,办过多次小型分享会,国内外的建筑师、高校教师都曾来到这里进行各种分享。

有活动的周五晚上,小小的空间里,人头攒动。他们希望在这个空间,可以如城市公园般自由、公共又充满无限可能。

640.webp (46).jpg
意大利卡塔尼亚大学建筑系博导、米兰理工大学兼职教授博导、NOWA建筑设计事务所创始人马可·纳瓦拉(Marco Navarra)教授在SWPark演讲

以前,每次讲座结束后,宋玮和工作室小伙伴组建的自营乐队,丝袜公园都会演出一首排练歌曲。

他们自嘲“吹拉弹唱,惨不忍睹,很符合乐队的Slogen:任何伟大的演出都是从丢人现眼开始的。”

640.webp (47).jpg丝袜公园乐队

而如今受新冠疫情影响,没有了演讲,多功能厅更多地成为他们的排练场,每天中午1个小时的排练时间。前一秒还在讨论设计,后一秒就乐声响起,完全颠覆了大家对设计师一天28小时都在工作的想象。

丝袜乐队,成立于工作室内部的一次涮羊肉火锅桌之上,从主唱到键盘都由工作室同事担当,涵盖ABCDEF五个业余级别的乐手,让大家重新寻回儿时的音乐梦想、大学的社团热血。

640.webp (48).jpg

“乐队训练是非常好的团建,好的演出实际上是每个人各司其职,互相平衡配合。和我们设计团队的协同操作都是一个道理。”宋玮说。

他们还立了一个falg:疫情结束之后,要开首场演唱会。




评论


请 [登录] 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