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阳中铁 · 白晶谷楠院 | 山水比德
阅读:2604 2022-06-24

愿您能静下心来,

一起走进关于"她"的故事 。

640.gif

山水比德
,赞250
  

人们在许愿树上挂了纸条、碎布,甚至袜子

每个小东西都代表一个梦想、一个愿望、一个希望 

……


People hang notes, broken steps and even socks on the Wishing TreeEvery little thing represents a dream, a wish and a hope...


@ 凯瑟琳 · 艾波盖特《Wishtree》  


640.png
640.jpg

2021年初,贵阳中铁楠院与珑府两个项目同时启动,幸运的是他们都具备原生的自然禀赋。这样的条件下,"自然" 注定是设计不可规避的基因。如果说珑府传达的是自然给予人的感悟,用 设计致敬自然 ;那楠院便是 设计顺应自然 的过程,我们将看到更多的 克制与包容性 。

相比珑府,楠院是一处拥有两棵300年古树为中心的山地,有着更为复杂的场地矛盾与施工难度,这也让自然启示录(下)的呈现一再推迟。

接下来的文章将以 "迟来的两棵古树"为引,诠释一个顺应自然的设计以及一次 利用场地资源解决场地矛盾 的过程。


——   深圳设计院总设计师  哈艺



640 (1).png

自然里的启示录(上)|中铁我山·珑府


640 (1).jpg

@古树照片

项目启动前,业主发给我们这样一张照片。

两棵冠幅交错的古树,在一片原生背景林的映衬下,仿若层林叠翠,生动得像幅挥洒的写意山水画。而随着团队多次对原始场地的勘踏,在由远及近的不同视角下,古树都给我们呈现了写意表象之外的不同状态。


眼前的“她”们,将为我们带来什么?
640 (2).jpg

@初探场地

[ 在场 / SITE ] 

树与场地关系 / 势有高低、各不相同


项目地形整体呈现南高北低的原始形态,高差23米,而我们的古树恰好位于场地核心高处,汇聚视觉焦点。

640 (3).jpg

@场地高差草图示意


场地给了我们亟待解决的两个问题 :
1. 如何利用好场地23米高差 ,打造合理的空间节奏,弱化高度所带来的疲惫感?
2. 古树位于场地制高点 ,有着支配场所的主导性,我们将用怎样的方式呈现他们?


640 (1).gif
640 (2).gif
640 (3).gif

古树的多面性
给了我们所有疑问  最初的 设计指引 "

/

以树为引

行游入境



640 (4).jpg
640 (2).png
640 (5).jpg

虚相欲显,愿窥其貌。

First meeting,Love at first sight .


/ 张扬:干挂荒面石材构建成的边界有着张扬的尺度但又具备与环境 共融的场域感
/ 内敛:入境转换,人的视线在入口处被 恰当压缩 ,这种略带刻意的隔绝亦是某种直白的强调,乍显内敛的恢弘。



@入口处视线的恰当压缩

640 (6).jpg640 (7).jpg
640 (8).jpg
640 (9).jpg


复前行,何以为引?

Moving forward, what is the guide?


复行长路,我们 顺应自然 的基调,起坡种树,路曲绵长,用一条婉转的浅溪贯穿场地,亦形成必然的预示。

溪的源头是瀑,踏桥观瀑,在顺势中,沉浸在一切与自然融合又让空间独具自然语境中。恍然间,拉近了与古树的距离。






停顿是为了更好的表达。

Stop just for better expression.


我们在临近古树设置短暂的停顿,这里不需要太多的笔墨。林间的穿行,是情绪的酝酿,更激发了行驻间的探索欲望。

@漫步林间

640 (14).jpg
640 (15).jpg
640 (16).jpg
640 (17).jpg
640 (18).jpg

自然的林与自由的穿行。

Natural forest and free passage.

古树旁是一片由 23颗原生乔木 构成的林,她们并没有取巧的形态,甚至是自由散漫的。但这份拙朴的力量,却给予这片原生之境更多的想象空间。我们利用林的间隙规划林下通道,感受穿行乐趣。

@在林间自由穿行

640 (19).jpg
@夜幕下的森林聚场


640 (20).jpg
640 (21).jpg
640 (22).jpg

樾下“藏”亭,见“她”巍。

The pavilion is hidden in the woods.


林的背后是高处的景亭,穿林过境,它似乎并没有完整的观赏面,我们希望它是能与这片质朴的原生林共融共存的,有着更多不同视角的可能性。

@林间小筑

640 (23).jpg
640 (24).jpg
640 (25).jpg
640 (26).jpg
640 (27).jpg
@夜幕下的静谧诗意
640 (28).jpg
@亭在原生林里生长

640 (29).jpg
640 (30).jpg
640 (31).jpg
640 (32).jpg

观己,观外,皆形意入内。

Self observation and external observation.


亭是古树最厚重的背景,也是对这片原生森境最好的守护。行至亭内,这片原生林亦成为视线最好的风景。无形中,他们在看与被看间互相守护。



@场地遗留的树干形成独特对景

640 (33).jpg
640 (34).jpg
640 (35).jpg
@原生林成为天然画卷

640 (36).jpg

640 (37).jpg@古树下场景草图

640 (38).jpg
640 (39).jpg
一棵猴樟、一棵石楠
从清朝开始就在这儿,已经300多岁了

A  Cinnamomum bodinieri  and a Photinia serratifolia 
It has been here for  over 300 years since the Qing Dynasty.


640 (4).gif

回溯设计过程

最大的难点便是 两棵300年古树

对于她们而言

再多的修饰都是多余的

还原他们的自身形态便是最有份量的诠释



最终,经过多轮碰撞后,我们采取了 轻设计、微介入 的手法去呈现场地的核心价值点,让空间成为古树最好的归宿。



@古树自身便是最好的风景
640 (40).jpg
640 (41).jpg
640 (42).jpg


640 (43).jpg

@古树下场景草图

640 (44).jpg

"她"是守护日常的此处心安。

古树下的悠闲时光,是社区最惬意的烟火气。



640 (45).jpg
640 (46).jpg

@"她"是背景亦是风景,是守护成长的大树

640 (47).jpg

@古树下场景草图

640 (48).jpg

也许只有在古树下的仰望,才能感受她们用尺度带来的敬畏感。而纯粹则是对这一份敬畏最好的表达。


@自然的对话


两棵古树,一棵置于干净的草坡,用自然的柔美去呈现她的状态。一棵用现场的原生石块简单的砌合结合地面的人工凿接,让古树成为一个纯粹的场。 柔软与刚硬 间的纯粹对话,是对自然最直接的敬畏。


640 (49).jpg

@微设计,"她"即场地最大的价值

640 (50).jpg

@光影下的斑驳质感

640 (51).jpg
@双木成境,樾间有荣

640 (52).jpg

楠院在开发前是一座小山头,在探访古树的过程中,我们同样看到山体开发后满目疮痍的场地。在挖掘机的轰鸣声下,空旷的场地有着莫名的悲凉。到处堆砌着挖掘后的石块,被砍下的树苗及裸露在岩土里的石头。
他们原本都是这个场地的组成要素,但随着项目进程,这一切将被运离场地。然后和所有项目的操作流程一样,通过设计的介入,让场地获得新生。但这是否 具备与场地共融的自洽性 ?

640 (3).png
640 (4).png
在现场,有大量被挖掘机凿下的碎石块,他们并没有很好的的形态。
我们通过垒砌的方式,将它们作为边界的挡墙,节约成本的同时通过斑驳的质感强化了在地属性,亦与古树呼应。
640 (5).png

@古树下的挡墙施工过程照

640 (53).jpg


640 (6).png
640 (5).gif
640 (7).png
@寻找场地内部的原生石

团队在现场专门待了一个星期,走遍项目周边的山头,最终选定了 57块 山里的原生风化石 ,并对每一块石头进行编号与测量。最终在模型空间确定具体的位置,在落地过程和甲方一起对这些造型石头进行精确的摆放。

640 (8).png
@原生石的汇总与编号
640 (54).jpg
@场地的石头重获新生
640 (55).jpg
640 (56).jpg

在选石头的过程我们发现现场有部分红色和黄色的山石,具有鲜明的辨识度。我们将它们进行重新堆砌组合围合成环绕古树的树池,让古树平台成为一处有在地记忆的聚场。
640 (57).jpg
640 (58).jpg
@不同颜色的石头形成鲜明的辨识度

640 (59).jpg

局部有一些山石直接嵌入场地甚至都不知道它们埋得有多深,我们并没有粗暴的把石头挖掉,而是根据现场山石的位置,重新调整设计,去寻找视线及动线与这些山石的关系,将它们最好的一面完整地呈现。
640 (60).jpg
640 (61).jpg
@它们本来就在这里
640 (9).png

一个顺应自然的设计
完结。

640 (10).png
楠院有两棵百年古树,一棵猴樟,一棵椤木石楠。长得枝叶繁茂,参天挺拔。远远望去,层叠的枝条、浓密的簇叶和寂静的光影宛若一幅浓淡相宜的山水画。在这样的画卷里,我们要如何不破坏它的美,而做到 “ 不下堂筵,坐穷泉壑 ”(人在家里就可以欣赏到山水的美)?
哈艺人如其名,是个“才”有三层楼那么高的设计小师(他的老板是大师,他是小师)。他擅长于各种的设计技巧:曲线、折线的起承转合、空间的腾挪高低。信手拈来的作品每每让人赞叹不已。当我们相遇在古树,坐在古树下,经过甲乙双方刀光剑影的激烈思想碰撞后,终于我们达成一致意见:它本来就很美,不需要任何多余的炫技,我们 保持克制和尊敬的情感 来保护它的美。

最后以一首小诗来作为哈小师布置作业的结束:

如果有来生,

要做一棵树,站成永恒,没有悲欢的姿势。

一半在尘土里安详,一半在风里飞扬;

一半洒落荫凉,一半沐浴阳光。

非常沉默、非常骄傲。

从不依靠、从不寻找。


——中铁文旅贵州公司设计总监  刘琳


这是一个很难用文字表达的项目,很长一段时间我都在思考如何诠释楠院。就像摄影师向远说:“楠院是一个需要现场感受的项目”所以, 即便我们用了略显冗长的篇幅对施工过程的细节进行描述,却依然无法将项目完整诠释。楠院的设计仅用几个月的时间就确定了,但整体的施工周期却用了一年。所以,这个项目给予我们的记忆点更多是在现场,而现场是需要感受的。
这又是一个简单项目,在场自有物的自洽面前,再多的技法都是多余的。”两棵古树,一片林,一堆石头“便是贯彻项目里表精神的全部。似乎所有的思考都围绕着如何保留和利用好这些原生的场地资源展开的,让整个场地恰当又通融。

有幸遇到这样的项目,更有幸遇见有大格局的甲方团队。克制是刘总在项目开始定的基调,她希望这应该是一个顺应自然的设计,给了团队坚定有力的方向。最辛苦的是丹姐与兴宇的现场把控,兴宇也从小鲜肉晒成全身油亮的黑。虽然落地还是有很多遗憾,但爬石堆,搬石头,敲石板,抹砂浆这些工地小事却给了宗文与海源我们这个三人组最深的记忆。感恩所有遇见。


——深圳设计院总设计师  哈艺

640 (62).jpg

@古树下的甲乙方团队





丨项目信息

项目名称:中铁 · 白晶谷楠院

委托业主:中铁贵州旅游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甲方团队: 刘琳、张卜丹、杨兴宇(设计部)

               庞军、石碧香、张灯航(工程部)

               夏科明、左磊(工程施工)

景观设计:山水比德深圳设计院事业二部

设计团队:哈艺、邱宗文、黄海源、彭跃东、彭蠲、陈寒梅、骆艳丹、王博、傅嘉羲、陈文华、蔡嘉怡、曾勃豪、陈洁婷

建筑方案:成都基准方中建筑设计有限公司  

建筑施工:中铁五局集团建筑工程有限责任公司

景观施工:贵州诚邦建设有限公司

景观摄影:广州映尺摄影工作室-Inch Studio

视频剪辑:广东新山水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项目地址:贵阳市中铁国际生态城

设计面积:8500㎡

设计时间:2021年3月

建成时间:2022年6月



ARCHINA 所有平台上发布的项目、招聘、资讯等内容,部分由第三方提供或系统自动收录。资料版权属于第三方,若信息不实或涉及版权问题,需要版权方和第三方沟通,ARCHINA 将配合对接,并在确认无误后删除涉及版权问题的信息,相应的法律责任均由资料提供方承担。


评论


请 [登录] 后评论

关于项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