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金海湾滨江公园滨水活动体验区 | SWA
阅读:3287 2022-10-26

640.jpg


640 (1).jpg

640 (2).jpg

640 (3).jpg

640 (4).jpg

640 (5).jpg

©Chill Shine丘文三映



2014年的夏天,我们对金海湾公园的场地做了第一次的基地勘察。当时这片地方还被当地人称为‘大竹林’——三公里的河岸上除了一丛丛的竹林与散落的田地,就是红色的粘土和几棵数得过来的黄葛树。探勘一开始的短短的两三个小时,我们就感受到了重庆最炽热严酷的夏日。在这里,树荫是绝对的奢侈,一丝两缕的风是续命的仙气。



640.gif


640 (6).jpg


场地原状 ©SWA Group


7月嘉陵江的低水位让我们的场地变得无比的宽广。在40度高温的夏天里暴走一整日后,傍晚时分,我们终于停在了高架桥下的石滩上。在这里,我们看着当地人成群结伴地跳入水中享受清凉,艳羡着石滩上钓鱼者的闲适安逸,而这一天的燥热也在被旷阔而平静清凉的水面安抚着,石滩的傍晚竟然有着如天堂一般的感动和美好。


640 (1).gif


©SWA Group


公园的基地位于嘉陵江左岸的区块,是一个非常狭长的地块,地块沿江2.5km长,涨潮时宽度不过50米上下,低潮时宽度达到100米以上。汛期的涨落带来对弹性生态和使用的要求,场地必须成为一个更有前瞻意义和柔性的景观基础设施。最主要的挑战来自于嘉陵江水位30米的快速涨落变化,海拔185米位置是100年洪水位,同时也是每年季节性洪水位,一年有6天水会上升到185米的海拔。


640 (7).jpg
640 (8).jpg


场地区位与挑战 ©SWA Group


像重庆许多的水岸一样,这里城市与水面有着超过30米的垂直距离。过去几十年的重庆江岸公园的建设多数以硬质为主,江岸边空间垂直且狭长,割裂了城市,且功能单一,并不能成为市民的真正放松和停留的便利公共设施。


640 (9).jpg


©网络图片


两江新区的嘉陵江开发由当地政府牵头,他们明确地传达了希望以更生态的面貌衔接河面和城市的愿景。与当地政府的愿景一致,我们设计团队也希望塑造一个柔软的界面来衔接河面与城市。这里需要变身为一个柔软的滨江公园去连接水与人,城与野;同时记录下嘉陵江的独特本真,写下她来自于千里江陵远古记忆,几十年工业侵蚀的近代印记和今天弹性永续的重归。


640 (10).jpg


640 (2).gif


©SWA Group


我们希望基地能够重新诠释城市与自然的边界关系,强化人与自然的纽带:让自然生态可以被这狭长的空间里得到最大的弹性和自我修复;也提供都市人群在城市充满硬质和人造的环境中真正地接触自然,消压放松的心灵避难所;同时凸显城市独特文化历史提升市民自豪感。


640 (11).jpg
640 (12).jpg


场地现状 ©Chill Shine丘文三映



2015年的时候设计基本完成,项目开始了漫长的施工,陆陆续续种植了约10000棵树。2020年的时候,重庆遇上了史级的大洪水,嘉陵江水位大大超过了保障水位。在大自然面前,所有的文明产物都是渺小的,基地被大面积的淹没,其中树林和所有的次级步道,甚至部分的主要步道都被洪水覆盖。


640 (3).gif


©SWA Group


所幸的是树林和步道在洪水退去后的今天已经恢复,弹性生态的基本举措在这里被成功地验证。当设计师以最柔然的,以少为多的姿态去设计,自然的本真将得到更好的展示,这是我们面对所有城市公园的设计哲学。以最基本的设施引入使用者,给予空间多重的,弹性的功能,为更多的人提供真正接触自然的机会,从而感受她的魅力,与之成为挚友,这是我们设计中最大的野心和初心,也是最根本的目的。


640 (13).jpg
640 (14).jpg


©Chill Shine丘文三映



根据水位的涨落条件,我们对步道系统进行了分级设置,多功能主要步道设于海拔186米的高程,也高于年度高水位线185米,贯穿全场2.5公里。与城市相差的14米海拔可以确保使用者尽快地逃离城市喧嚣,进入静谧的自然环境。


640 (15).jpg
640 (16).jpg
640 (17).jpg


©Chill Shine丘文三映



随着嘉陵江的涨落, 在不同时间、不同时节形成了不断变化的风景,让人类领略到江流恒变的气韵。江水涨期,主步道将成为一条临水长廊,而江水落期则是一道杉林幽径。4米的宽度也为多元的城市和社区需求提供了更多可能,如自导式游览,沿江漫步,自行车健身,跑步运动等。


640 (18).jpg
640 (19).jpg


©Chill Shine丘文三映



主步道的铺装创意,来自中国传统水墨画里黑白描绘的游鱼花纹,巧妙地重现鱼群聚集悠游的神态,顺延着蜿蜒而下的嘉陵江,陆上的游鱼与两岸行走的人们,共游于江边的主要步道,川流不息。


640 (20).jpg
640 (21).jpg
640 (22).jpg


©Chill Shine丘文三映



在蜿蜒的主步道上最开阔的转折点,我们设置了宽敞的棚架,这样既保证了视线的开阔,又满足了遮荫。当然,我们也在与城市接口的几个主要出入点,进行了不同程度的铺装硬质化,以保证场地与城市人流的宽敞界面。


640 (23).jpg
640 (24).jpg


©Chill Shine丘文三映


在低于海拔186米的区域,我们设置了次级步道和大平台。步道侧的护坡被加固以帮助抵御江水涨落,大平台也采用坚固的材料及低冲击的构造,打造出春季低水位时的休憩平台和自然野座,成为人们溯溪捉蟹、野餐烤肉、垂钓戏水的去处。


640 (25).jpg
640 (26).jpg
640 (27).jpg
640 (28).jpg


©Chill Shine丘文三映



在今天看来这个看似植栽原生茂盛的场地,其实是通过了一系列基本原则和多年的修复后,恢复和重塑了我们的生态基础,让自然回归,这是项目成功的关键和基本。


640 (29).jpg


©SWA Group


因为场地周围的道路工程施工的缘故,公园内多处地形地貌受到干扰,需要修复。有效的竖向设计是生态重塑最重要持久的基础,在尽可能维持原有的地形地貌的基础上,减少不必要的挖填方,同时修复已经被扰动的地形。根据高程区间和自然集水区,公园排水被分为四大系统,海拔195米以上的地表水被收集到公园的生态滤净系统,海拔186-195米之间的地表水被海拔186米的排水沟截流过滤后回馈自然系统。


640 (30).jpg


©SWA Group


海拔186米以下区域为主要消落带,我们以大量植栽来稳定岸坡,防止土壤流失,同时也可以最大化对地下河床回馈。以当地植物为本,根据场地的海拔高度和水淹周期,我们挑选了五种不同层次的树木群和下层植栽群落,包括骨干高地植栽、高地文化植栽、湿地植栽、消落带高处植栽和消落带低处植栽群落。耐季节性水淹的乔木是我们主要的骨干树种,可以从海拔200米扩散到海拔176米,提供更丰厚的植物群落和场地遮荫。其中采用的耐淹树种包括了水杉、池杉和黑杨等,以承受每年季节性的近10米的水位涨落。


640 (31).jpg


©SWA Group

640 (32).jpg


©Chill Shine丘文三映





设计师寄语

每个城市中的绿地或者广场都应该是生态的修复地,自然与人互馈的场所,人与人交流共情的场所。恰如家里的绿植,城市中的公园也给我们带来同样的思考,如何更好地保护和珍惜我们的环境。希望每个设计师都能抛去自我,真正发现场地,带领更多的人看到她的独特。场所与文化能构建场地的真诚性,无论什么样的场地,发掘她的本真与独特才是设计者最难得的初心。


项目名称:金海湾滨江公园滨水活动体验区

项目地点:重庆两江新区大竹林街道金海大道西

建造面积:30公顷

建设单位团队:重庆两江新区管委会 - 李淙钰, 余志勇, 饶毅, 艾明全, 季治纲, 伍庆

SWA 旧金山景观设计团队:Ye Luo 罗晔, Richard Crockett, Yu-chung Li 李宇中, Bingyao Zhu 朱冰瑶, Rene’ Bihan, Jing Guo 郭菁, Wan-chih Yin 殷菀之

景观设计深化及施工图:重庆英才景观设计建设(集团)有限公司 - 刘扬, 刘国翠, 向辉



ARCHINA 所有平台上发布的项目、招聘、资讯等内容,部分由第三方提供或系统自动收录。资料版权属于第三方,若信息不实或涉及版权问题,需要版权方和第三方沟通,ARCHINA 将配合对接,并在确认无误后删除涉及版权问题的信息,相应的法律责任均由资料提供方承担。


评论


请 [登录] 后评论

关于项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