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31日,Perkins and Will建筑设计事务所上海办公室迎来了一场以“聚合创新”为主题的设计沙龙,相邀科创产业园区领域多个关键环节的嘉宾共同探讨科创产业园区未来发展之路。


640.webp (4).jpg


目前各国对产业园区的定义各不相同。在中国,产业园区的形式非常广泛,科技园、创意产业、开发区、高新区等等都属于产业园区的范畴。产业园区的发展驱动要素其实有很多,在Perkins and Will全球城市设计负责人David Green的演讲中,他提到了房地产市场、通勤交通、招揽人才等等。David在演讲中以英国为例,通过数据分析整理出企业与大学联合科研最广分布的地方实质上就是一座科学之城。他通过中美科研发展阶段的比较,提出未来的发展趋势是将科研功能以趋于均匀的方式镶嵌到城市肌理当中,并与生活、工作、教育、娱乐等功能相互混合在一起。尽管这种更细化的尺度在规划政策层面存在许多挑战,但可以通过规划工具对规划实施情况进行对照跟踪和不断优化规划方案等方式来把控实施环节,真正形成功能混合的空间,从而最大限度地发挥聚合优势,成为科学家们乐于投身科研和享受生活的地方。


640.webp (5).jpg


在David以“这里将会成为创新城区吗?”为提问结束演讲之后,来自上海漕河泾开发区高科技园发展有限公司规划设计部的刘启明副经理表示,漕河泾提出的2035城市更新计划其实在很多方面都和David倡导的理念不谋而合。漕河泾开发区作为中国城市化进程的见证者和深度参与者获得了很大的发展成功,但高速发展随之也带来了环境品质与基础设施布局方面的滞后与缺失。在面临产业类型、建筑年限和开发强度等严峻问题的情况下,漕河泾大胆提出开放融合、功能复合、开放共享、交通疏导、确立可识别性等综合解决方案,通过引入孵化中心、创客空间、云计算中心、物联控制中心等要素带动科技活力与创新发展。


要引入这些创意空间,不可或缺的是能够支持前沿科学发展的建筑空间。Perkins and Will的科研负责人Jeffrey Zynda分析说,十年前的实验室通常都是采用一刀切手法来处理,整个空间都是按照最高能耗量来设计。然而面向新一代的实验室时,结合以往的项目经验与数据统计,我们已经开始从空间的能耗强度入手,从设备、层高、楼板荷载等多个方面考虑按能耗强度对空间进行分区,满足不同功能的需要,这样可以避免过度设计,达到节约施工成本和后期运营成本的目的。Jeff还以俄罗斯最重要的科技园之一斯科尔科沃为例,在设计通用型租户设施时,鉴于空间周转率高和租赁上限仅为三年期等特点,设计既考虑了模块化,使空间易于重新组合,又考虑了建筑系统的可互换性,以满足不同租户的发展需要。这一案例经验对呈现租户规模各异、研发/孵化平台需求灵活等特征的许多国内科创产业园区而言具有很大的借鉴意义。


在以上嘉宾分享了若干国内外科创产业园区相关案例之后,时代建筑杂志项目主管张晓亮则将大家的视线拉回到上海。作为中国最早向后工业化时期转型的城市之一,上海目前正在经历全面城市转型时期。产业园区作为上海城市产业发展最为重要的载体,也是上海最先承接产业转型升级任务的区域。


张晓亮指出,产业园区与城区的协同发展是本阶段上海产业园区整体空间结构演变的重要模式之一。在建设全球科创中心的巨大使命感召下,上海正在中心城区打造双创社区,在边缘区和近郊区建设科学城区,在远郊区夯实产业基地。

640.webp (6).jpg


无论是何种性质的产业园区,人才始终是个重要的话题。上海城方租赁住房运营管理有限公司投资管理中心总经理林俐在嘉宾讨论环节分享了她们在长租公寓和租赁住宅专业运营方面的经验与体会,并指出现在的市场变化加快了,需要更加关注产品的长期竞争力,这也在很大程度上驱动我们要在产品层面推行功能混合和聚合创新的概念。


640.webp (7).jpg


正如Jeffrey在演讲结束时所说的那样“命运眷顾勇者”,这场汇集了70余位观众的大讨论同样也是为了大胆探索一座好的科创产业园区、乃至一座好的科创城市的发展之路,力求使创意和科研沸腾的地方,也能成为人们愿意驻留和生活的多元化场所。


  相关推荐



评论


请 [登录] 后评论

资 讯 概 况
  • 手机扫码分享
   |   沪ICP备09047808号-12   |     沪公网安备 31011002000571号   |     工商亮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