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0.webp.jpg

▲ 图源网络



尽管中国体育事业起步较晚,但得益于国家政策的支持及资本的积极响应。过去20年,中国体育产业经历了前所未有的高速发展。2013年以来,我国每年举办全国性以上赛事超过1000场,其中国际性体育赛事超过200场。在体育场地建设方面,2017年全国体育场地已超过195万个,人均体育场地面积达到1.66平方米。未来的体育建筑势必会成为美化城市的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640.webp (1).jpg

▲ 图源网络

体育建筑作为体育教育、竞技运动、身体锻炼和体育娱乐等活动之用的建筑,其最早起源于古希腊,那里有建筑史上占居重要地位的奥林匹亚城体育建筑群。而今,体育建筑以物质载体的形象综合反映出体育活动的文化内涵和社会文化心理,同时以一种意义独特的文化形式存在于社会生活之中。


随着时代与人们需求的不断变化,体育场和多功能体育馆需求量越来越大,体育比赛、音乐会、大型会议、展览等多样化的体验更是为场地注入持续生长的活力。本文希望通过与上海浦东足球场的项目负责人/HPP联合合伙人冯子鹏先生的对话,从中西体育文化背景、情感、功能、特征的角度剖析体育场设计上的一些思考点。

640.webp (2).jpg

冯子鹏

HPP联合合伙人


Q:作为经验丰富的体育项目建筑师,您认为已经成熟的欧洲体育运动系统及其发展土壤,与现在中国兴起的体育浪潮有何明显的差异?

以足球为例,足球运动伴随欧洲的工业化进程,已发展成为全社会、全社区、全民化参与的体育娱乐项目,远远超越了这项运动简单的物理意义。作为承载这项身心活动的足球场也自然需要承载更多的物理及精神需求。和中国举国体制不同的欧洲体育,并没有太多的非体育因素羁绊,所有的因素考量几乎都是从满足比赛、满足球员和满足球迷的角度出发。长期形成的足球文化,深入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完善的足球金字塔结构与充足的基础设施资源,使金字塔顶尖的足球联赛与赛场让运动员和观赛者都能够体验90-120分钟内带来的极致感官享受,周而复始,代代相传。


中国无论是从体育文化还是群众参与的程度来讲都与欧洲有着较大的差距,一线城市相对丰富的体育资源无法弥补整个中国体育基础资源的羸弱,从最基础的运动场地到顶级的比赛场馆,无论是从数量还是质量上都和欧洲无法同日而语,人均场地数量的提高并无法直接转化同等水平能力的直接提升。迄今为止中国仍有很大一部分市民从未到过体育场地亲身体验过比赛,但另一面中国同样也有着大量荒废闲置的体育设施无法被充分合理的使用。这种矛盾在很长时间内无法得到很好的解决。

640.webp (3).jpg

▲ HPP德国体育建筑项目实践概览 © HPP

Q:如果说球迷文化是孕育欧洲体育赛事的重要土壤,体育建筑作为承载体育文化的载体,它必然也需要随着时代的发展不断改进其功能,而促使这些建筑发展长青的重要元素有哪些?


欧洲文明与东方文明在人与自然关系中的认知差异是导致体育文化在两个大洲、两种文化背景下不同的根本差异,近现代西方文明的强势将西方发展而来的现代体育变成了全人类共同的交流语言。奥委会、包括各单项体育协会也几乎全部都是在西方创立而生,这让西方或者欧洲体育在发展上有了天然的优势。

640.webp (4).jpg

▲ 德国奥夫沙尔克04体育场,2005,赛后利用 © HPP

640.webp (5).jpg

▲ 杜塞尔多夫思捷环球竞技场,2005,球场改赛道 © HPP

纵观欧洲的现代体育建筑,相较于古希腊,古罗马的圆形剧场和古斗兽场这些当代体育建筑原形,其实并未产生出更多的建筑形制,除去由于材料和建造技术而形成的更全天候的使用体验以外,整个体育建筑的空间及精神内核并未有太多的变化,长期形成的形制也让这一类型能够逐渐发展完善。

640.webp (6).jpg

▲ 古罗马斗兽场 (图源网络)

欧洲的现代体育建筑伴随着各个单项运动职业化的发展,已经历了数度的迭代,尤以专业的足球场为代表。一个俱乐部的主场从进入20世纪伊始便开始逐渐生长,规模逐渐扩大、看台逐渐增加、设施日渐完善,建筑学上经常提到的建筑生长在欧洲这些足球场上可以说得到了完美的体现。欧洲大部分的足球场在建筑学的眼中恐怕无法达到精致美观的效果,但这并不妨碍每座球场成为球迷心中的圣殿与情感归属,以至于像伯纳乌,诺坎普这样的足球圣殿,至今仍在试图焕新重生。

640.webp (7).jpg

640.webp (8).jpg

▲ 德国勒沃库森拜尔体育场扩建,2014 © HPP

640.webp (9).jpg

▲ 28000㎡的可伸缩屋顶及215m的直径是世界同类型结构第一

 © HPP

Q:2008年中国举办北京奥运会之后,国内的体育发展掀起一波浪潮,这对我国体育建筑的发展创造了重要的机遇,但十多年国内依然很少会出现类似欧洲那般广受球迷热爱的体育场馆,尽管在形式上我们可以借鉴国外的先进技术,但运营上还有很长的差距,您怎么看此类现象?


体育建筑不同于常规意义的其它建筑,开放的内场空间带来的视觉及感官体验是其它类型的建筑完全无法比拟的。但这种空间特质又只在比赛进行,坐满球迷充满欢呼声时拥有意义。没有球迷,没有球队,没有比赛,一个体育场往往是没有灵魂的。建筑形态让人印象深刻的体育场固然会给观赛者及城市留下回忆,贡献价值,但伴随这些记忆的一定是某场经典的比赛或是某个俱乐部的发展变迁。北京国家体育场让人记忆尤新除去它经典的造型外,更多的恐怕还是那场惊世骇俗的开幕式更让人久久难忘。

640.webp (10).jpg
640.webp (11).jpg

▲ 德国勒沃库森拜尔体育场扩建,2014 © HPP

体育建筑关注的核心始终应该是观众整个观赛的体验与参赛者的需求在中国建设体育场馆的过程中如果无法始终贯彻这一核心理念,仍试图通过体育场来制造宏大叙事的话,恐怕未来我们还会继续建造更多空洞无物的建筑雕塑。

640.webp (12).jpg

▲ 波兰PGE竞技场,2010 © HPP

Q:运动员与观众作为球场设计中最直接的使用者,您在设计中如何兼顾两者在比赛与看球上对场地空间使用的不同需求?


足球或是比赛的精髓在于共情参与,运动员在场上展示身体力量、球技、智慧和团队配合,球迷沉醉于比赛节奏的情绪起伏。这种共情需要有容器来容纳,需要有媒介来传递,电视转播影像永远也无法真实传递现场氛围,有更多的人能亲身体验,才会有更多人愿意投入其中。


中国的体育场长期受制于比赛的匮乏与全民参与的程度,很多时候会造成工程建设的浪费与实际设计的华而不实,过多的表皮设计让体育场变成了看台、屋顶和维护的简单设计组合。事实上,体育建筑的特殊使用形态决定了整个建筑的大部分空间理论上是半开放的,这与传统严格封闭围合的其它使用环境完全不同。体育竞赛运动的露天形态决定了运动员与观众这种“看”与“被看”的相互关系同样需要发生在相对自然开放的环境之中。

640.webp (13).jpg

▲ 上海浦东足球场 © HPP

“浦东足球场的设计结合了俱乐部的特色、球迷文化及对年轻人的鼓舞,开创了独特的足球体验。” 

Jens Kump(库彦思), HPP合伙人


HPP在浦东足球场设计伊始便希望摒弃与比赛无关的不必要设计,将更多的精力侧重于与球员、球迷和比赛的连接部分,这恐怕也恰恰是中国目前的体育建筑甚至说我们的体育环境最缺乏的部分-球员没有好的设施训练比赛、球迷没有好的设施享受比赛、球迷和球员都没有好的情感归属地去期待每个周末,期待每次开球。

640.webp (14).jpg

▲ 上海浦东足球场 © HPP

Q:浦东足球场的设计中,如何处理“看”与“被看”的 关系,如何实现开放与封闭的平衡?


浦东足球场打破了“进入”的概念,由于看台以外的围护结构不复存在,进入看台区才能够被真正称之为“进入”球场,在看台以外观众其实是在顶部有遮蔽的情况下充分被暴露在城市和建筑环境中其实这也是建筑师希望将体育场正在发生的状态传递给外界,让更多人没有机会亲临赛场的人能够有更强烈的感知与感受,在一个体育行为并不完全被大众所了解的环境中,这种尝试我们认为至关重要。

640.webp (15).jpg

▲ 上海浦东足球场 © HPP

640.png

▲ 球迷体验:入场流线 © HPP

球迷观众在到达体育场的那一刻,他们的行为路径就已经成为了建筑半开放状态下的一部分,球场不同于球馆,不需要严格意义上的纯封闭空间,虽然体育场有越来越封闭化的趋势,但这种封闭更多意义上是在创造形态上的完整与某些文化意象的表达,与体育运动本身并无严格的联系。现代球场封闭化趋势,让球迷进入球场后开始逐渐缺乏与外界的沟通联系,在带来更好的观赛过程体验的同时也丧失了一些体育比赛的“暴露”味道,球员暴露于半自然环境之中,风雨无阻的追逐胜利时,热血球迷恐怕也渴望有与之相似的感受,看看欧洲那些著名的球场看台每个周末似乎都在发生着类似的场景。

640.webp (16).jpg

▲ 上海浦东足球场 © HPP

Q:造型与结构是球场设计中的两大要点,浦东足球场“瓷碗”造型设计之初有碰到哪些困难?


球场看台的建造方式和现代建筑材料技术的进步让体育场的围护和屋顶结构已经有了更多的可能性,现代体育场已经完全不需要再像古罗马斗兽场那样需要在看台下布置繁密的拱圈,看台自身完全有能力成为独立的结构而不需要任何额外的支撑。


建筑师希望能将体育场的场内场外尽可能的打通,能让比赛也有可能被外界有所感知。浦东足球场在竞赛的第一阶段还在尝试通过尽可能少的看台外部结构支撑屋顶结构,目前呈现出的纯粹碗型结构虽然在竞赛初期已经成为了整个设计的核心,但远未达到目前的效果。由于整个球场的内外分隔由看台来决定,内场与场外仅有一片看台板之隔,但看台外部无论柱子多少与否都无法达成建构逻辑的纯粹,屋顶的结构形式选择就成为了解决整个问题的关键。设计之初由于屋顶造型进而选择了金属桁架屋顶,导致无法避免额外的结构支撑,但轻型的轮辐式结构进入建筑师的目录清单后,整个体育场的结构逻辑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建筑师希望达到的形式即结构的逻辑成为了可能,浦东足球场成为了为数不多结构形式逻辑极端纯粹的案例,纵观全球所有体育场无出其右。

640.webp (17).jpg

▲ 屋盖结构 © HPP

Q:在引入国外先进理念和技术的道路上,我们期待未来能有越来越多被大众喜欢和使用的体育场所,您对未来中国体育建筑发展之路抱有怎样的预期?


中国曾借由一些洲际体育赛事升级过自己的体育设施,但这些设施在完成它的短期使命后几乎都无一例外的陷入相对尴尬的闲置境地,过多的政治性投入让本来不需要过度设计的体育设施成为了地方的累赘,接下来的一波新建或改造的高标准专业足球场将有机会改变这种尴尬的境地。未来的2-3年中国或许将迎来一波新的专业足球场建设与改造,对于贫瘠的中国专业足球领域将会是一次千载难逢的机遇伴随着这些专业球场的建成和高水平比赛的举办,将会有更多父母,青少年能够有机会亲临球场体验真实的现场竞技,这对整个社会足球文化的发展浸润至关重要。

640.gif

▲ 上海浦东足球场室内空间 © HPP

浦东足球场不仅是一个足球场,也是一个重要的城市活动场所,为市民提供健身,休闲和娱乐等活动。训练场和其他开放式的功能服务,使之成为一个全新的市民体育中心。HPP一直在寻找在中国这种特殊环境下的平衡设计,始终在摒弃对体育建筑进行不必要的装饰,尽可能的让体育比赛和俱乐部与球场共同成为一个城市的地标和名片无论从德国本土到欧洲大陆,还是在中国,我们都在努力追寻经济投入、建造技术与体验感受间的完美结合,同时也会在专业体育建筑的形式类型上不断努力创新。

640.webp (18).jpg

▲ 上海浦东足球场 © HPP


  相关推荐



评论


请 [登录] 后评论

资 讯 概 况
  • 手机扫码分享
   |   沪ICP备09047808号-12    |     沪公网安备 31011002000571号   |     工商亮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