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京的门面,公园里的文博区——上野恩赐公园
阅读:3166 2020-12-07

1

1st

百年公园,东京门面

从工业展示到文化展示

640.webp.jpg

▲ 上野恩赐公园内景


坐落于东京台东区的「上野恩赐公园」,是日本的第一座公园(1873年建立)。上野恩赐公园位于武藏野高原尽端的台地上,因此古时也被称为「上野之山」,曾因山中宽永寺皇家寺庙的身份,一度禁止普通百姓入内。

明治维新时期,皇家将上野山赠予东京市政府,此后这里不仅成为开放的公园,还举办过多届「劝业博览会」(日本国内振兴产业博览会),是日本展示工业实力的「窗口」。


「东京也无非是这样,上野的樱花烂熳的时节,望去确也象绯红的轻云……」

—— 鲁迅《藤野先生》



640.webp (1).jpg

▲ 公园里的古建——清水堂


开园140多年间,上野恩赐公园不断的更新着自己的「标签」:它是「文旅胜地」,拥有宽永寺、上野东照宫、五重塔等历史遗迹;它是日本最知名的「赏樱胜地」、吸引世界各地的游客慕名而来;它还是「网红公园」,憨态可掬的大熊猫位于恩赐上野动物园内。

但它有一个身份自始至终未曾变过——「都市文博区」,公园内聚集了东京国立博物馆、国立西洋美术馆、国立科学博物馆等一批国家级文化设施,是游人们集中了解日本文化发展的最佳去处。

640.webp (2).jpg

▲ 位于公园内的东京都美术馆


「制造文化」展示场(明治时代初期)



640.png

▲ 第一届「劝业博览会」(来源:上野文化の社)


明治时代工业革命浪潮席卷日本,自1877年开始,上野恩赐公园连续举办三届「劝业博览会」,虽然此后博览会转移至大阪和京都,上野恩赐公园依然会举办各类制造业博览会,如「东京商业博览会」「东京大正商业博览会」等。

日本的第一辆蒸汽火车、第一台自动扶梯等「先进制造业」均在上野恩赐公园首次亮相,上野恩赐公园成为日本当时制造技术最前沿的展示场

「文化思潮」聚集地

(明治时代中期—1980年代)



640 (1).png

▲ 1964年,排队参观「米罗的维纳斯展」的人群,最终有834万人到访(来源:上野文化の社)


随着西方思潮涌入日本,上野恩赐公园又成为代表国家文化形象的文博区:上野动物园(1882年)、东京国立博物馆(1872年)、教育博物馆(1877年)、帝国图书馆(1906年)等建筑纷纷在公园建立,东京艺术学校也在园内成立

20世纪50年代,日本经济逐渐复苏,上野恩赐公园再次通过文化融入全球:兴建国家西洋艺术博物馆(1954年)、东京文化中心(1961年)、上野之森博物馆(1972年)等一批重量级文化场馆;举办「图坦卡蒙展」「蒙娜丽莎展」等等具有国际影响力的文化展览。


「文化之森」(1990年代至今)



640.webp (3).jpg

随着全球化时代的到来,上野恩赐公园开启了「文化之森」战略,意在通过强化文化吸引力,成为旅游目的地,构建东京作为世界城市的影响力。公园陆续建设了丰隆宝物博物馆、东京国立博物馆平成馆、东京艺术大学博物馆、国际儿童图书馆等文化设施。

除了一如既往地举办国际艺术大展,公园更注重体现自身文化大展,如井上由彦漫画展、进击的巨人展览等等。目前,上野恩赐公园已被东京市列为「文化资源区」

640.webp (4).jpg

▲ 上野恩赐公园区位俯瞰图


国家:日本

区位:东京都台东区池田三丁目

面积:53.8公顷

人口:约1400万(2020年4月)

特色:公园型博物馆群落


2

2nd

流量王,樱与熊猫 

「永恒的网红」成就持续的旅游

640.webp (5).jpg

▲ 上野恩赐公园樱花季


上野恩赐公园被评为「日本百佳樱花胜地」之一

去上野赏樱花不仅是当地人的传统出游项目,

更是全球游客都趋之若鹜的樱花季必打卡项目。


640.webp (6).jpg

▲ 赏樱季公园为民众提供「简易」聚餐场所


成为赏樱胜地的上野恩赐公园

还有段「前人种树,后人乘凉」的历史:

20世纪中期,

公园环境被过度开发自然风貌消失殆尽,

于是上野恩赐公园展开生态复原运动,

选取宽永寺附近「染井吉野」樱花为标定树种,

园内前后种植达1250余颗。 


640.webp (7).jpg

▲ 身着传统服装的民众,成为一道风景线


640.webp (8).jpg

▲ 盛装赏樱的「喵星人」


上野动物园是日本最老的动物园

面对后起之秀东山动物园、旭山动物园的挑战,

其年均客流量依然稳坐

日本最热门动物园排行榜的第一把交椅。


640.webp (9).jpg

▲ 上野动物园俯瞰


当然,这与我国的多次赠送大熊猫密不可分,

从1972年「康康」「兰兰」,

再到「欢欢」「飞飞」「陵陵」等,

每一只熊猫都会成为动物园金字招牌。


640.webp (10).jpg

▲ 由于看熊猫平均排队达1.5小时,上野站的熊猫雕塑成为游客打卡新地标


最新的人气明星,当属2017年出生的「香香」,

它不仅为上野动物园再度创造

400万客流量的记录,

其带来的旅游、衍生品消费,

为东京带来超过267亿日元的经济效益。


3

3rd

一文化,一群落

围绕主题形成聚集、形成人气

640.webp (11).jpg

上野恩赐公园更是「日本的文博区」

这里有东京国立博物馆、国立西洋美术馆、

国立科学博物馆、东京都美术馆等

「国字号」文化场馆,

还有多个「都级」(东京都)博物馆,

总计十余座大型文化场馆聚集在这里。


640.webp (12).jpg

▲ 文化聚落分区示意


建筑建造年代虽然不同,

但被「刻意」归类组合,

形成多个不同的主题区

正是这种多维度而专一的展现形式,

成就了上野恩赐公园「代表国家的文化影响力」,

同时也大大提升游客的游览体验,

助力旅游发展。


传统文化展示区



东京国立博物馆被称为日本博物馆之首

(历史最长、规模最大),

共收藏文物约117000

(国宝89件,重要文化财产644件),

综合文化展(常设展)的文物数量在3000件左右。


东京国立博物馆是由六栋建筑构成的展览群落,

建设周期从1872年至1999年超过一个世纪


640.webp (13).jpg

▲ 传统文化展示区示意


建馆初期,这里除了文物展览博物馆,

还承担过产品展销、科技展览、艺术展览等功能,

随着上野恩赐公园内的博物馆数量增加,

展览「分工」越来越细化,

东京国立博物馆逐渐成为

以日本传统文化为主的专题区域


640.webp (14).jpg

▲ 主馆,日本文物


东京国立博物馆的建筑群落,

是数位日本本土建筑大师联手之作

如群落中历史最悠久的建筑表庆馆,

是片山东熊的代表之作;

渡边仁设计了东京国立博物馆本馆;


640.webp (15).jpg

▲ 平成馆,日本考古


谷口吉郎设计了东京国立博物馆的东洋馆,

而他的儿子——因设计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新馆

而广为人知的谷口吉生,

则设计了东京国立博物馆的法隆寺宝物馆。


640.webp (16).jpg

▲ 东洋馆,亚洲文物


日本国立博物馆不仅在形态上保持着专业形象,

专业度也在不断的精进。


国立博物馆先后整合了京都、奈良国立博物馆,

成为独立的行政机构;

并于2007年,

同文化财产研究所合并为国立文化财产研究所

成为集文化遗产、艺术作品收集、

保管、修复、管理、展览、调查研究

和教育科普为一体的专业机构。


640.webp (17).jpg

▲ 法隆寺珍宝馆,奈良法隆寺于明治11年(1875)捐献给皇室的约300件宝物


当代艺术展示区



1950年代后期,随着日本经济的逐渐复苏,

位于上野恩赐公园入口处的JR上野站,

成为日本北部及东北部

「东漂」涌入东京的主要站点


640.webp (18).jpg

▲ 当代艺术展示区示意


上野恩赐公园采用通过建设新艺术场馆

(国立西洋美术馆1959年开业、

东京文化会馆1961年开业)

与东京都美术馆(1926年开业)

构建艺术轴线的方式

打造文化东京「第一眼」的形象

(轴线入口处曾有一副名为《自由》的壁画,

鼓励焦虑的人们),

向国民传达日本经济快速复苏的意向。


国立西洋美术馆

1959年开业

是日本唯一一家完全以西方美术为研究对象的

国家级艺术馆,

馆藏的艺术品可以说是日本经济腾飞期

「财大气粗」的一个缩影。


640.webp (19).jpg

▲ 国立西洋美术馆


馆藏的4400件西洋绘画、雕塑作品中,

有众多艺术大师的作品,

比如罗丹的《思考者》《地狱之门》,

莫奈的《睡莲》,

雷诺阿的《阿尔及利亚风格的巴黎舞女》等,

不论是作品的重要性还是数量,

都属亚洲之冠。


640.webp (20).jpg

▲ 进行艺术科普教学的小朋友们


美术馆本身也具有极高的建筑艺术价值,

它是由现代建筑大师勒·柯布西耶设计,

2007年被指定为

「日本国家重要文化财产(建筑物)」

并于2016年7月17日被列为世界文化遗产

(东京都内首个世界文化遗产)。


640.webp (21).jpg

640.webp (22).jpg

▲ 国立西洋美术馆室内


东京文化会馆

于1961年开幕

是为纪念东京建城500周年而开设的文化项目。

它是东京交响乐团的所在地,

也是举办各类歌剧、舞台剧等文化演出的场馆。


640.webp (23).jpg

▲ 东京文化会馆


建筑由勒·柯布西耶的嫡传弟子前川国男设计,

曾多次荣获建筑大奖,

2003年被DOCOMOMO JAPAN评选为

「日本现代运动建筑代表」

「师徒」二人的建筑共同构建的文化轴线,

成为东京的文化地标。


640.webp (24).jpg

▲ 东京文化会馆室内


东京都美术馆

是位于文化轴线尽端的美术馆群落。

美术馆第一栋建筑始建于1926年,

与上野动物园共同构建出当时的公园休闲中心。


1975年,

建筑师前川国男完成了美术馆的扩建设计,

形成集艺术展览、资料查阅、

艺术活动为一体的艺术群落。

随着展览、艺术品数量的几何级增长,

老化的场馆已不堪重负。


640.webp (25).jpg

▲ 2012年更新后的东京都美术馆


2012年,东京都美术馆完成再次更新,

新定位是「为东京市民推广艺术」的公共博物馆。

原有综合的查阅、展览功能分散到其它艺术馆

(东京都现代美术馆、国立新美术馆),

其功能聚焦于向民众展现世界一流的艺术作品

(每年约4次大展),

向世界展现日本一流的艺术作品。


640.webp (26).jpg

▲ 东京都美术馆室内展区


此外,还通过与学校合作推广艺术的大众传播,

例如与东京艺术大学合作的「Tobira项目」

(以美术馆为基础,建立开放的艺术社区)。


科技体验区



建于1926年的国立科学博物馆与东京都美术馆,

共同构成公园的中轴线。

科学馆也是一座博物馆集群,

收藏的样本数量已超过470万件(2019年)。


640.webp (27).jpg

▲ 国立科学博物馆俯瞰


国立科学博物馆前的广场内

有数座与其主题相关的雕塑,

其中当属蓝鲸雕塑最为出名,

它已成为上野恩赐公园的一大地标。


640.webp (28).jpg

▲ 国立科学博物馆前的蓝鲸雕塑


不过,科学馆的「主业」

还是自然科学领域专业研究机构

只不过它的功能

分散在东京都市圈的三个不同位置


640.webp (29).jpg

▲ 国立科学博物馆内部展厅


其中,

上野恩赐公园的本馆承担向大众「科普」功能

时常与全球其它自然博物馆进行联合展览;

位于东京港区的自然教育园

户外自然科学实践基地

而位于筑波市的实验植物园

则是植物学科研聚集区


4

4th

小环境,大活动

公共空间多样化,吸引市民聚集

640.webp (30).jpg

▲ 公园内聚会的市民


上野恩赐公园每年吸引游客1200万人次,

公园内虽然建筑「密布」,

硬质铺地远多于绿地,

但行走其中依然让人感觉绿意盎然。


这与公园对小环境的精心营造密不可分:

公园有足够密、足够高的「树墙」

将建筑「隐藏」;

借助微地形优势与植被结合,

分割出各不相同的小区域


640.webp (31).jpg

▲ 疏密变化的树木降低硬质铺地影响


公园内的历史景点、文化设施多而密,

结合曲径通幽的动线设计,

游客被分散到不同的「目的地」之中

实现「闹中取静」的游览体验。


640.webp (32).jpg

▲ 建筑外高低变化的绿带


借出来的绿色空间



博物馆外形设计非常「内敛」,

以保持公园的绿色风貌。


640.webp (33).jpg

▲ 建筑由内向外视野通透


建筑内部更为重视对公园环境的「保护利用」,

通过大量的灰空间(室、内外间的过渡空间)、

落地窗设计,将环境「引入」室内,

搭配庭院、雕塑等媒介形成一幅幅「自然画作」。


640.webp (34).jpg

640.webp (35).jpg

▲ 博物馆通过设计,将公园的绿意「引入室内」


市民活动大舞台



上野恩赐公园在关东大地震(1923年)中,

成为避难所,建造过1万多座临时住房,

此后也是东京最重要的避难场所。

因此,也就有了博物馆分布在公园四周,

公园中心区域则分散着大小不一广场的布局。


640.webp (36).jpg

▲ 公园里丰富的活动空间


对于如何激发这些广场空间的活力,

公园除了举办各类国家、城市级别公共活动以外,

更加鼓励个人、小团体使用场地举办活动

(只需提前一天申请即可),

强化全民的参与性。

如今的上野恩赐公园内每日活动不断、活力四射,

是市民聚会、展示才艺的大舞台。


640.webp (37).jpg

640.webp (38).jpg

▲ 公园里正在展示才艺的市民


作为公园内数不多的「临建」

位于公园核心位置的星巴克上野恩赐公园店

承担着园内商业配套任务。


640.webp (39).jpg

640.webp (40).jpg

▲ 星巴克上野恩赐公园店


不止如此,

为持续强化上野恩赐公园响当当的樱花IP,

星巴克每年在樱花季都会推出樱花主题活动,

除了装饰,还有樱花特色餐饮,备受游客欢迎。


5

5th

文化之森,合纵连横

从大公园到城市空间「焊点」

640.webp (41).jpg

▲ 上野恩赐公园周边的商业街


抓住东京奥运会的机遇,

上野恩赐公园启动「文化之森」计划,

希望通过文化资源影响力,

带动周边区域协同发展,

打造代表日本文化实力的国际形象展示区


640.webp (42).jpg

▲ 位于城市中心的上野恩赐公园


目前,

上野恩赐公园已被东京市列为「东京文化资源区」

(从东京市中心到神保町,

包括上野、本乡、秋叶原、神田、

神保町和汤岛在内的区域),

成为连接古代、近代、现代文化的枢纽。


艺术实践地



640.webp (43).jpg

▲ 东京艺术大学


上野恩赐公园紧邻的东京艺术大学

(由1887年创立的东京美术学校、

东京音乐学校合并),

是日本超级国际化大学计划主要院校之一,

也是日本唯一的艺术类国立大学,

被一致公认为日本最高的艺术家培养学府。


640.webp (44).jpg

▲ 紧邻上野恩赐公园的东京艺术大学


东京艺术大学的主要目的为

培养美术和音乐领域的艺术家,

上野恩赐公园内的艺术展览、表演功能及空间

成为他们的最佳实践基地


640.webp (45).jpg

▲ 东京艺术大学内参加艺术展的作品


丰富多彩的艺术活动,

有力推动了艺术的全民普及。


公园TOD



上野恩赐公园的成功,

与其作为城市多线汇聚的交通枢纽位密不可分。

(包含JR上野站、电铁京成上野站等)


同样,

上野恩赐公园带来的高人气、高休闲旅游属性,

塑造出一个有活力的TOD

(以公共交通为导向的城市发展模式)。


640.webp (46).jpg

▲ 上野站与上野恩赐公园台地间的狭长空间被充分开发利用


640.webp (47).jpg

▲ 上野站周边的阿美横町、御徒町给了游客一个血拼的好去处


原本众多路桥周边、桥下空间,

甚至陡峭的山坡等消极空间被充分开发利用,

转化为一个又一个的「特色商业区」。


640.webp (48).jpg

▲ 上野站桥下空间改造为繁华的商业街


在上述多重因素的作用下,

上野恩赐公园成为日本最受欢迎的旅游目的地之一,

上野恩赐公园2016年观光客流达到1213万人次,

整个上野文化区过夜住宿客流达到107万人,

其中外国游客占比37.2%


2015年东京入境游客的首选旅游目的地中,

上野跻身第六

成为日本最受欢迎的旅游目的地之一


案例总结


640.webp (49).jpg

ARCHINA 所有平台上发布的项目、招聘、资讯等内容,部分由第三方提供或系统自动收录。资料版权属于第三方,若信息不实或涉及版权问题,需要版权方和第三方沟通,ARCHINA 将配合对接,并在确认无误后删除涉及版权问题的信息,相应的法律责任均由资料提供方承担。
推荐阅读  
2021年6月6日正式开城的“只有河南·戏剧幻城”,在开业不到1年的时间股权结构就发生了大变动。原本,“只有河南·戏剧幻城”项目公司为建业集团全资子公司,股权变更后,河南文投持股51%,建业集团持股下降至49%。建业·华谊兄弟电影小镇也变更为河南文投持股90%,建业集团持股10%。除此之外,传融创中国计划出售深圳冰雪文旅城项目51%股权。
2022-05-26空间秘探 文旅地产  阅读:2986
在这个春光未远、五一渐近的时节,公园自然成为了“微旅游”的最佳去处,越来越多的人们开始走出家门,在公园里赏景逐风、野餐露营,给遭受疫情阴霾的心灵一些美好的慰藉。
2022-05-17华润置地 文旅地产  阅读:2958
这两天,三亚旅游业如同坐过山车。3月2日下午,三亚市海棠区委发布消息,海棠区一线18家酒店(除仁恒皇冠假日酒店外)全部解除封控,恢复正常营业,但解封还没超过半天,海棠区所有涉旅企业再次因疫情停止营业。尽管如此,携程的数据显示,在“解封”消息发布后,三亚在平台的即时搜索量上升超30%。三亚旅游,依然火热。
2022-03-08空间秘探 文旅地产  阅读:2720
山西 在古建筑爱好者眼中 是一个神奇 且令人痴迷的地方
2022-02-23星球研究所 文旅地产  阅读:2340
这次,我们收集了一些大家在阿那亚度假和生活的经验,整理成一个攻略集合。作为一份季节限定攻略,挖掘到淡季阿那亚的很多隐藏玩法,还有超高性价比的体验。让我们出发吧。
2022-02-22阿那亚 文旅地产  阅读:2507


评论


请 [登录] 后评论

资讯概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