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利兹克建筑奖颁奖典礼媒体会现场,王澍回答记者的问题:
要相信我们的建筑在世界潮流中有独立价值,城市化不能以大量传统建筑消失为代价,也不能过度依仗经济力量,传统建筑不能只靠商业和旅游才能存活。我们在杭州做中山路改造,我说如果让我做就不能拆迁,最后我们让它重新焕发街区的气氛。

现在中国城市是建筑堆积的结果,是时候反思什么是城市,城市化是否是唯一出路,进入城市复兴的新阶段。


王澍回答有关中国城市化发展的问题,他认为中国有50%的城市化率已经足够,主要人口仍在乡村,并表示自己的工作重点正在逐渐转移向乡村,他说,这中间有个价值观的问题,大家总认为城市比乡村好。我认为建筑师应当通过自己的工作改变人们意识里的城乡对立。我想,这是可以做到的。

对于如何看待外国建筑师设计了中国重要建筑的问题,王澍说,我认为现在开放的中国可以容纳多重文化线索并存,中国文化也应当更自信,能够容纳其他外来事物同时认清自身价值。并应该注意这不该以牺牲传统文化为代价。我们作为一个社会主义国家应该做社会主义该做的事,防止商业行为侵蚀破坏我们的生活。在以他的杭州街区改造为例后,他说,可能中国城市大的格局比较糟糕,但局部的解决仍有可能。

王澍说,我认为自己是一个生在当下的17世纪的人,我和李渔对于文化的感受有相通之处。李渔对文化和细节的感受,能够去设计渔船上的花窗,画了很多很多草图,等等。

帕伦博勋爵说,我认为北京的选择,他们选择了这些获得过普利兹克奖的大师进行设计。我赞同王澍所说的开放地容纳并且取得平衡。我们现在的建筑正在寻求这种平衡。

普利兹克先生说:“我们认为王澍的建筑和他的哲学理念是合二为一的,我们也非常认可他的理念,所以才把2012年的奖项发给他。”

王澍在回答纽约时报记者提问时说:“建筑师要通过自己的创作帮助人们跨越城市和乡村之间的鸿沟。”

帕伦博勋爵说,我认为北京的选择,他们选择了这些获得过普利兹克奖的大师进行设计。我赞同王澍所说的开放地容纳并且取得平衡。我们现在的建筑正在寻求这种平衡。

王澍说,如果甲方提出强势要求,我肯定不做,我认为规模过大就会失去正确的尺度感,遇到大型项目,我就把大项目消解成尺度小的项目,甲方不同意我就不做。获奖对我生活的改变,我们工作室的工作方式不会变,这就是我的生活,但有一点改变是,我们以前一年做一个项目,现在决定翻一倍,一年做两个项目。

谈到获奖后会不会继续坚持自己“业余”的风格,王澍说:“我就是这样活着的,不会改变。但是因为大家的诚意,我以前每年做一个项目,现在我打算做两个。”

来源:世界建筑和普利兹克建筑奖官方微博。http://weibo.com/wamp   和  http://weibo.com/thepritzkerprize   
建筑中国俱乐部微博实时的整理汇总    http://weibo.com/archinaclub

  相关推荐



评论


请 [登录] 后评论

资 讯 概 况
  • 手机扫码分享
   |   沪ICP备09047808号-12   |     沪公网安备 31011002000571号   |     工商亮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