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普熙金融广场改造 | 日清设计
阅读:1189 2024-04-06


日清与城市更新

URBAN RENEWAL

对文化与艺术的热情,以及对情感的渴求,让我们逃离喧嚣与压力,去呼应场所精神的记忆角落——可以是一个书吧、一家博物馆,也可以是一个角落、一抹余晖下的树影。它们不仅表达艺术与文化,更是描绘我们的生活。

场所空间让我们体验到存在的意义,人文交互需要深入理解其背后文化与历史的沉淀。为此,我们合力将这个构想转化为现实,这即设计所谓的根本。

以地段属性去探讨场所精神的确立,日清设计在不同的语境下,发掘记忆与期望的文化解读以及在挑战性的现实中实现理想,将生活“走向新建筑”

上海普熙金融广场改造

Shanghai PUSH Financial Plaza Renovation

中国 上海 | Shanghai, China

经历整整四年的建设,228街坊城市更新项目于2023年正式完工,是上海市城市更新的标志工程,它也成为了真正意义上的复合型社区文化活动场所。

获奖及发表

Awards and Publications

本项目已发布于E-ARCHITECT网站、gooood谷德设计网,并撰写文章《在城市更新中实现建筑功能的转换与空间的‘解构’更新--上海普熙金融广场改造》于2024年受邀发表于《WA世界建筑》




PART 1 | 过去历史

长风公园是一代上海人的记忆,即使现如今上海公园林立,长风公园却仍然拥有不可替代的位置。而长风公园对面的国盛中心,此刻在互联网上还可以搜索到当年——“国盛中心“work、live、play”的开发理念,在2010年“国际房地产大奖”上,荣膺“中国五星最佳综合体大奖”和“亚太地区综合体最高奖””的新闻。

◎但时至今日,最终也只是建造了一半体量的国盛时尚购物中心,再没了昔日风采,在时代的浪潮中关门闭店。然而建筑虽已荒废,城市却仍要不断生长。这次普陀区终于下定决心对国盛中心进行彻底的改造,也正是如此,让我们有机会能完成此次的再生设计。



PART 2 | 现状问题

如何实现场所复兴的的?

—— 传统商场模式到办公的转换

从解决问题入手

本次改造更新的范围是国盛生活广场(国盛时尚中心商场部分),是一个经过实践验证,已经不能够再继续生存的、封闭大体量、大进深的商业建筑。于2010年竣工,原建筑地上4层,面积约3万平方米,传统的SHOPPINGMALL布局模式。现在用地改为文化设施用地,未来将主要作为办公及多功能空间使用。

原室内照片

因为原建筑是作为商场功能的设计使用,导致整个建筑立面上基本没有采光考虑;街角的倒锥形玻璃盒子设计也让商场的外立面年代感十足。此外,平面的功能使用上,商业与办公的冲突更是难以解决:过大的进深、没有采光、布局流线也很难适用于其他功能。除了功能将要转换外,周边环境也正在发生变化,地铁完全改变了人流到达的方式,街角广场将成为新的聚集地,而这里也要作为文化休闲空间重新思考如何回应对面的城市公园。

建成前后沿大渡河路立面对比

设计是发现问题并解决问题的过程,城市旧改也是如此。土地性质的更改,是于规划层面提出的一种解决方式,而在建筑层面,我们将把解决上述诸多基于客观因素引发的问题,作为设计的入手点,最终让城市街区恢复活力,实现场所的复兴。

建成照片


/ 重建场所的尝试

梳理明确项目所面对的客观问题后,我们不禁思考,在“做到”之后如何“做好”? 相对于场所,场所精神具有更加广泛的意义,是在人的参与中,所感受到的一种场所氛围。而城市更新则更是一种对场所精神的营造。

总图

上海拥有独特的城市空间和建筑基因,在大量的历史保护地段的城市更新中,“文化”是现代上海的城市根脉。所以在对项目的改造中,也积极的渗透文化与历史的传承,用空间来完成历史与现代的对话,这里虽不是历史保护地段,但它一样是在旧改的过程中营造一个开放、全新的城市空间的过程。

作为对长风公园的回应,我们希望能将公园的绿色能自然的延伸至场地之中,让建筑的使用者能够真正的“拥有”这片湖光山色。



PART 3 | 设计策略

分解历史、重塑空间

——为改变而设计的“街区”

/ “分解”&“重构”

原平面东西两侧的商铺进深约30至50米,布置在十字形中庭两侧。结合对原有结构,以及对改造后办公空间的使用及采光问题的考虑,我们以原十字中庭为基础,创造性的将整个建筑直接拆解为4个。将“一栋大建筑”变成相互关联的“四栋小建筑”,将多功能的业态以及城市的开放性注入其中,为新的环境和新的未来创造一个更活力和开放的城市空间,并以此来化解因商业空间转换为办公空间导致的功能使用上的矛盾。

分析图:体块拆分的设计过程

分析图:原平面-改造后平面变化对比

拆解后的各部分,将交通核置于中心位置,在解决采光问题的同时,每个分栋面积控制在一万平米以下,对于办公的使用来说也达到了一个比较合理的规模。

改造后室内办公空间采光进深均不超过15米,部分空间可做到双面甚至三面采光。

结构上,原本中庭两侧的结构就相对独立,所以考虑以原中庭位置为基础进行体量分解的结构改造方案也更为合理。依靠结构模型的反复计算与模拟,在尽可能的实现拆分建筑的设计理念的同时,尽量的减少拆除与加固的成本,得出最合理的结构方案。

分析图:结构拆除与新增示意

拆除过程

新建过程


/ 内生性街区模式,

既是“内”又是“外” 

对建筑切割后,分割处形成了开放的街区空间感,这一灰空间是开放的,也是内部的。为了使这部分空间在开放的同时,空间感上又区别于完全的公共场所,我们将“地面”抬升,在除沿大渡河路外的其他三个方向的开口处分别设计了三处大台阶,用来引入和抬升人流,并将沿大渡河路的开口设计成景观平台,作为接临城市主干道和面对长风公园的回应。

“内”立面的剖透视展示

沿大渡河路内部平台效果图及建成照片

拆解而成的内部街区,带来了一个独特的元素——街区“内”立面。对内街中的每个场景精心的设计和考虑,让场所精神渗透到每个空间。

◎这些由原建筑部分的拆除而产生的内街立面,与内街空间一起,营造了丰富的空间场景,既可以将外部的感觉延伸至此,又让人沉浸在独特的内部空间感之中。

从连廊看内部街区空间


/ 复活城市街景:

街角空间与竖向处理

原建筑面对街角的商场入口圆形玻璃盒子,特殊的结构与空间形式是改造的一个难点。针对此处我们设想了一个“打开”与“再造”的方案。

将街角空间彻底打开,不再保留“圆”这个元素,而是着重与广场的开放和融合,再造了错落的体块变化,完全的打开了建筑主入口空间。

沿大渡河路的城市界面一直延伸到云岭东路,在路口处结合地铁出口形成了新的街角广场。重新打造过的城市广场,解决了建筑、广场、道路的高差问题,同时成为项目与城市空间融合的过渡。

分析图:竖向分析示意

沿大渡河路高差

设计上采用台阶元素来引导空间,让场景自然而然的“流入”。不同层次的台阶设计,与植物相咬合,结合无障碍坡道,既增加空间趣味性,又能吸纳人流,强调参与性、人性化设计。把诸多台阶空间作为日常停留,户外洽谈、冥想、小憩的文化空间。


/ 城市界面:

露台、屋顶花园,与长风公园共情

长风公园一直是项目改造中的重要考量。在处理与公园的关系上,我们让建筑也能成为游园人眼中的城市风景。互相成就才是项目与长风公园之间最好的关系。

分析图:东侧露台分解

作为城市界面,建筑沿大渡河路横向展开,逐层渐退至屋顶花园,自然的生长、融入、变为公园的延伸。

立面上也采用带形长窗与强韵律感的柱廊形式相结合,并设计了观景平台、阳台、露台、以及屋顶花园等一系列开放的观景空间,让景中人,亦是观景者。


/ “4”也是“1”:空间连廊

整个建筑分割后,“独立”的各楼间需要交通联系和共享空间。在设计中考虑增加了四处连廊来连通被拆分开的各栋建筑,结合外挂楼梯一起,串联起室内室外的双动线。

分析图:连廊位置爆炸图,流线关系示意

局部连廊结合外挂楼梯让人能够流畅、方便的到达各个空间,也生成了众多共享交流的小空间场景。



PART 4 | 场所精神

以回应客观问题出发并做出对场所精神的回答,我们用“文化”+“景”+“适用”的概念,以丰富的文化空间思考与文化的关系,以生态的渗透成为公园的延伸,以实用适用的功能布局“复兴”城市生活,重建属于这里的场所精神。

◎在整个项目进行中,作为建筑师我们希望通过此次改造来优化周边环境,融合片区空间,与城市生活和谐共生。为上海,再生一处宜人的城市角落。

旋转查看完整图片

◎完整立面


ARCHINA 所有平台上发布的项目、招聘、资讯等内容,部分由第三方提供或系统自动收录。资料版权属于第三方,若信息不实或涉及版权问题,需要版权方和第三方沟通,ARCHINA 将配合对接,并在确认无误后删除涉及版权问题的信息,相应的法律责任均由资料提供方承担。


评论


请 [登录] 后评论

关于项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