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重新开启一场奇幻漂流 | 对话HAO DESIGN工作室主持人林豪
阅读:959 2021-01-04
640-5.png

回首2020年,坚持与坚强共存共需。对于设计师林豪而言,上一阶段的设计之旅经历了重新洗牌。20年的从业生涯,他曾辗转于中英两国之间,就职于多家国际顶级设计公司,身上有着设计师、大学老师、留学生、海外设计白领、创业者、艺术培训者等多重身份标签。在接受ARCHINA采访时,他讲述了“折腾”背后的原因以及对设计的理解。2021年,他将作为「HAO DESIGN」工作室主持人重新开启一场设计的奇幻漂流。



东方的“泰晤士河”
 
2014年,林豪正站在南京长江边远眺。一侧是浩浩汤汤的长江之水,气势如虹的南京长江大桥横跨江面;另一侧则是长江沿线最长的滨江风光带,刚完成自身从生产性岸线到城市生活岸线的蝶变。
 
640-6.png
南京滨江风光带景观设计(2012年,中国江苏,林豪任职ATKINS资深副董事作品)
 
历史遗迹、自然山林、人间烟火……在项目总设计师林豪眼中,这些是南京滨江风光带与众不同的地方,也是设计的初衷所在。
 
当时他刚从英国回来不久,意气风发,想要在南京打造中国的“泰晤士河”。
 
六年过去,这里依托青奥会,已经成为面向世界的自然风光带与城市客厅,持续为人们创造着更多生活的可能性。
 
而在设计背后,设计师也在创造着自身更多的可能性。

林豪,作为英国皇家景观协会会员,有着十多年的英国求学与工作经历,曾任职过英国Scott Wilson公司、英国Barton Wilmore巴顿-威尔默公司、美国NBBJ、英国ATKINS,以及以创始合伙人身份联合创立马溯设计等多个国际著名设计公司。这些年来他不断地“远行”与“归来”——走出国门、远行世界,而后带着思考与眼界,回归故土。
 
 
远行与回归
 
1998年,出国留学的热潮方兴未艾。当时林豪从中国美术学院(时称浙江美术学院)毕业后,选择在浙江理工大学任教,同时开办了个人的设计工作室,但他总觉得人生的拼图并不完整。“去英国留学的主要原因还是感觉我有一点误人子弟,所教课程是不断的在炒冷饭,感到自己大学时所学的知识已然老化与过时,而学生对于新观念、新技术和新的专业思路有更新换代诉求。”他渴望通过一些变化,寻找更广阔的设计舞台。
 
他申请了谢菲尔德大学景观设计两年制硕士课程,这个学科在英国150多所大学里名列前茅,且与他本科所学的环境艺术专业有相关之处,有利于提升专业能力。于是他办理了停薪留职,以公派自费出国留学的方式远赴英国, 2007年8月才正式辞去教职。
 
回想起那段在英国生活工作的时光,林豪坦言是一种十分复杂的感受。“既享受了英国轻松自由的工作节奏,但也错过了国内城镇化黄金发展十年周期(2000-2010年)。”
 
工作后,他利用闲暇时间修完了牛津布鲁克斯大学城市设计硕士,并读了一段时间(2013-2015年)英国诺森比亚大学的在职博士(后因回国创立合伙人公司没有读完)。此刻,他对设计的“博爱”已彰显无遗,走向了跨专业、多领域的设计道路。
 
640-7.png
West London Tram Strategy西伦敦轻轨规划策略(2008年,英国伦敦,林豪任职Scott Wilson景观与城市设计师手绘作品)

640-8.png
Holland Park Development荷兰公园发展规划(2009年,英国,林豪任职Barton Wilmore资深景观与城市设计师手绘作品)

谈及设计,在林豪看来英国的设计环境与国内有很大不同,一方面让他更能够沉下心去“营造”,一方面设计师在项目中占据更多的话语权,也让他充分发挥了自身的专业性。
 
“印象比较深刻的是一个在伯明翰的Long-bridge的147公顷的城市更新项目, 这是一个MG Rover Manufacturing Plant 汽车生产场旧址,整个城市更新设计建设周期为15年,开发商是英国的St Modwen。我在项目第五年的时候加入,跟着这个项目一直做了3年时间,做公共空间部分,面积约占项目场地的十分之一左右。政府与开发商的合作流程、项目推进的节奏、阶段性成果的设计周期与国内都有比较大的不同。一是设计周期比较长,业主比较尊重设计规律,相对尊重设计公司提出的项目设计周期;最明显的不同就是政府领导基本不发表专业意见,因为说了也没有人听(政府审批流程上历来就是如此),都是由政府内部有专业背景的工作人员按照专业技术、政策法规和设计要求来点评。”
 
可以说,去英国既是林豪走出国门的远行,也是一次设计理念与创作上的“远行”。
 
640-9.png
Birmingham Long-bridge Urban Regeneration长桥公共空间城市更新设计(2008年,英国伯明翰,林豪任职Barton Wilmore资深景观与城市设计师手绘作品)
 
2010年底,林豪决定回国。“回国的主要动因是我的两个小朋友中文教育问题。我在英国遇到许多中国二代移民,大多数小朋友中文水平都不太好,无法熟练准确运用自己的母语,与国内同年龄段的孩子还是有差距的,特别是对中国文化、中华历史的归属感还是弱的,这是令我担心的。”林豪坦承道。而对此种趋势做出的反应,也构成林豪生活态度的侧写,以设计为媒介,生活为终端。
 
远行之后,满载收获回归,也赋予了远行更广阔的意义。
 

搭起中外设计的桥梁
 
回国后,作为海归设计师的一员,林豪充分发挥在海外的设计经验,又深刻理解国内的设计环境,在中外设计合作中扮演重要角色。
 
2011年,林豪参与了所在公司有史以来最大的一个综合性设计项目:新疆克拉玛依3.5平方公里的金龙湖公园景观设计,设计师团队是国际化的阵容,成员来自ATKINS英国办公室、香港亚太办公室、上海、深圳和北京办公室。
 
建筑、规划、景观、水体、岩土、桥梁、策划,林豪作为这个项目七个专业的总项目经理,把国际设计理念、视野和项目管理等方式很好地与业主、国内设计团队揉合在一起,通过有力的组织、协调、统筹,项目在短时间内高质量落地,成功在中国石油城克拉玛依市,这个地广人稀的北疆城市戈壁上,完成了一个地表开挖面积1.8平方公里、水位最深40米的人工湖体及环湖景观公园,湖体总蓄水量约550万立方米。这个项目的建成对于缺少淡水资源的克拉玛依市城市发展史和当地市民来说都是一个重要的里程碑工程。
 
640-10.png
克拉玛依金龙湖景观规划(2011年,中国新疆,林豪任职ATKINS资深副董事作品)
 
正是在这个项目中的出色表现,林豪在一年左右时间内晋升为阿特金斯资深副董事,创造该企业从未有过的晋升速度,并获得该设计集团2013年全球2.2万员工中最优秀的一百员工奖。
 

生活与设计是一体的
 
与此同时,在10年后的中国,林豪也面临着国内设计形势的巨大变革。随着城市建设的进度放缓,设计开始更关注人的体验。生活的变迁、科技的发展和智能化AI的运用也反过来影响设计的解题方式。
 
面对变化,万变不离其宗的设计要义是“设计是为人服务的”林豪说。他从生活中汲取设计灵感,制造体验,而后把更多生活的可能性展示给大众。“于我而言,生活即设计,设计即生活的另一种表现方式”。
 
2016年,林豪又参与了一个临湖水岸项目,位于太湖之滨的浙江省长兴县太湖博物馆,建筑设计由美国建筑师马歇尔.斯特巴拉巴先生领衔,他在其中负责总体规划及景观设计,意图为公众提供更多的共享空间与观赏空间。
 
640-11.png
太湖博物馆(2016年,中国浙江长兴, 林豪任职联合创始合伙人马溯设计公司作品)
 
“在博物馆早期的设计方案中,没有体现鼓励社区参与、公共交流与空间复合利用的设计理念,既看不到太湖之景,也受限于设计高度和覆盖率指标要求,而不得不采用做低做矮的‘摊大饼’方式。这样的设计导致几乎没有更多的绿地空间来给公众分享,没有更高的太湖观景平台,缺失区域场地的地标性。通过与政府和规划局多轮协商,并提出合理调整的思路方向,最终相关部门采纳了我们的建议调整了相关设计指标要求,为实现设计与生活一体的可能性提供基础能,在楼顶空间增加了闭馆后时间对外配套轻餐服务和观景功能,提高了访客多次来访消费的可能。”

640-12.png
太湖博物馆(2016年,中国浙江长兴,林豪任职联合创始合伙人马溯设计公司作品)
 
林豪从人的使用需求切入,找到问题的解决办法。实际证实,纵然相隔十年,城市自身风貌发生改变,但通过在设计与生活千丝万缕的关联中,找到合理的设计思路,可以为项目的达成提供更多底层逻辑的支撑。
 
 
设计的“杂食家”
 
林豪自称是一个“easy going person”,容易与人交流,懂得换位思考。这种性格也反映在他的生活与设计中。
 
“个人职业生涯多算少算也超过二十五年了,国内国外也都工作过。做的比较杂,经历的比较多,就设计师生涯而言也是一笔财富。”林豪说道。
 
在回顾他的作品和历程时也不难发现,这些年来,他恰如一位设计的“杂食家”,城市规划、建筑立面装饰、景观设计、室内设计,他都做过。他也不仅仅做设计,凡是与设计相关的事,他都乐于尝试:喜欢在第一线进行设计思考与实践,也乐于钻研公司的统筹与经营之道,开过设计事务所,也投资开过日料餐馆,往返于多地进行设计教学工作,也做过儿童美学教育……
 
“做设计应该是个人兴趣所在,这是关键。”林豪用一句话解释他看似“折腾”的原因。
 
640-13.png

640-26.jpg


640-14.png
640-15.png
2020年新冠疫情期间,林豪手绘这个庚子年发生的一些重要事件,如武汉火神山雷神山医院的神速建成和球王迭戈-马拉多纳的不幸去世
 
谈及之后的打算,林豪说道,“我想以个人设计工作室的形式,做一些实践性、小规模项目,当然也会与其他专业设计团队合作,主要目的是争取做一些精品项目,业主对设计有追求的项目。同时,我想也会放慢一点节奏来做事情,重新捡起教鞭回学校分享一下我职业生涯的经验和教训,目前安排今年(2021年)会在中国美术学院(杭州象山校区)和上海交通大学设计学院上一点专业设计课程,带一点学生。”
 
他给正在筹备中的设计工作室取名“HAO DESIGN”,“HAO设计就是意喻好的设计。现在我更希望做一些小型的建筑、规划、景观和室内设计一体化的项目,或者是室内设计、景观设计、城市更新的小型项目,这是我之后打算探究的方向。”
 
游历业界多年的他,仍是一个在设计乐园中玩得尽兴的少年,雄心勃勃地准备开启下一场奇幻漂流。

 


640-16.png

HAO DESIGN STUDIO(林豪设计工作室) 

上海承延建筑规划设计公司 .


Introduction 工作室简介 

HAO DESIGN STUDIO 致力于高度场所精神的中小型项目,凭借林豪先生多元化的跨界项目经验,将建筑、室内、景观与艺术设计融合为一体,专注于公建、商业、住宅等复合型项目。 

Talent Ideas 人才理念 

HAO DESIGN STUDIO 是一个追求创意、品质、专业复合跨界和概念还原度高的设计公司。希望团队每一个成员都可以通过参与项目全流程而获得对设计更好的理解和提升。我们期待有设计热情与创意的伙伴加入,一起做有意思的设计项目。

Studio Host 工作室主持人:林豪

❆双硕士 - 英国谢菲尔德大学景观系及牛津布鲁克斯大学城市设计 

❆学士 - 中国美术学院环境艺术系 

❆2013 年被南京市政府任命为南京滨江风光带总设计师(含第二届青奥会址) 

❆在国际著名设计公司工作超过 20 年,其中包括在英国工作约 10 年 

❆中国美术学院景观设计外聘专业导师、上海交通大学 Teaching Fellow 导师 

❆西交利物浦大学及浙江理工大学客座教授、华东院都市设计总院院副总师 

❆为政府及相关机构专家库专家(上海、南京、杭州、福州、重庆、西安) 

❆有多年主导上海中心大厦(中国最高楼 632 米)文创衍生品的设计和生产,自 2017 年起已在上海中心大厦 118 观光层礼品店及网红连锁店朵云书店销售


推荐阅读  
本期“EADG人物专访”栏目,带你走近EADG新生代项目总监——杜敏侨。通过她的故事,了解我们这个时代和我们这个时代中的设计。
2020-12-11EADG泛亚国际 EADG 建筑师 女性  阅读:2556
英国皇家建筑师学会会刊记者Pamela Buxton采访MVRDV联合创始人Winy Maas:“工作场所、住宅和城市设计都是相互关联的,” Winy Maas说道,“这是一个重新思考我们期待的建筑环境的机会——我们必须是积极的贡献者。”
2020-06-06MVRDV RIBA Journal Winy Maas 对话  阅读:1129
Aedas主席及全球设计董事Keith Griffiths(纪达夫)用现场“作画”的形式分享了对上述问题的观点。
2020-05-23Aedas 手绘草图 建筑师  阅读:2796
当问他为何以这种独特的方式出书时,他说:“建筑是时代的镜子,我们都是身在其中的人,设计不应是少数人的事情,每个人心中都应有一座城堡”。
2020-04-11UDG联创 建筑师 联创  阅读:1793
MVRDV联合创始人Winy Maas将于12月8日参加由综合艺术策划人翁菱女士发起的第25期「玉河夜话」。本次对话以“艺文城市主张”为主题,将MVRDV负责的杭州大城北核心示范区策划与规划项目做为核心案例,探讨如何以人为本,以艺文体系建造未来都市和人文生活图景。
2019-12-07MVRDV 艺文城市主张 对话  阅读:1661


评论


请 [登录] 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