遂昌县茶园村改造 | CHIASMUS
阅读:4008 2020-02-04

640.webp.jpg

640.webp (1).jpg

项目地点:浙江 丽水市 遂昌县

主建筑师:柯卫,李炫昊

设计团队:卜翔坤,欧丽薇,程琛,孙智,郭睿,

张童,李楚辞,孙仁燕,爱新觉罗札铠

建成状态:一期已建成;二期深化中

面积:总建筑面积12560m2,一期建筑面积:5 077m2

建成时间:2018

摄影:存在建筑-建筑摄影,李毓琪

整体规划/ 景观设计/ 建筑设计:CHIASMUS Partners

室内设计:CHIASMUSPartners + 杭州叶友建筑装饰设计有限公司

建筑施工团队:浙江天呈建设有限公司,当地村民

景观施工团队:深圳市美芝装饰设计工程,当地村民

室内施工团队:杭州叶友建筑装饰设计有限公司

 

这座位于风景秀丽的山上,有着 400 年历史的小茶园村中有 50 间状况不佳的旧房屋正被改造成为中国为数不多的真正“养老”式旅馆。

所有村民都将留在该项目的一部分进行维修和升级的原来的家中,并将多余的空间出租给前来欣赏和体验这个美丽而偏远、远离大都市和现代生活的地方的客人。所有新建筑都与传统的土墙相互融合,并尽可能多地使用当地的和再生的材料。废弃的农田得到恢复 ;由于灌溉不足和缺乏人力而干涸的小米田将被重新规划为荷花池。

 

这个促进了“缓慢”改造、开发和旅游过程的项目,被邀请参加 2018 年威尼斯双年展的“Slow-Food”展览。



 

640.webp (2).jpg

 

“我们并没有带着一种很强的创作欲去设计,更多的是通过修复和连接一种人与人、人与环境的亲密关系的方式。所以建筑师在乡村进行创作应该是和在城市中有所不同的,至少我们是这样。”

 ——柯卫

 

在遂昌茶园村,设计创新更好地守护着乡村传统。乡土之美和时间的隽永在新旧形式的绝妙融合中被定型下来。

640.webp (3).jpg


自从清代乾隆年间闽西连城的先民迁居至此,茶园村就受馈于丰厚的人文历史和自然资源,形成了如今有一百余位常住人口的自给自足的聚落。然而,百年来“与世隔绝”的生活方式带来的却是文化上的闭塞和村民人口的外流,导致茶园村的活力不如往昔。在尊重当地社区利益和自然环境,尝试为乡村注入活力的前提下,CHIASMUS Partners 在设计中找到了适合当地的建筑语言,最大程度地保留了原村落的环境。

640.webp (4).jpg

640.webp (5).jpg

 

村庄安逸幽静,左边是一堵高数百米的偌大悬崖,如同一面迎风招展的旌旗;右边是几座高耸的山峰,如同一杆杆耸立的长枪,而前方的稻田则是古军营中的点将台。村民世代习武,数百年间一直保留着为身边的壮美风景冠以与武术有关的名字的传统,于是群山被形象地称为“左骑右枪前将台”,与村庄周边古木群、出气岩、女娲石等自然景观相得益彰,浩气荡然,江山如画。

 

乡村原有建筑32 幢,其中民居31 幢, 寺庙幢,总体保存情况较好,但部分建筑疏于修护,呈现破败的迹象。虽然建筑的质量不是很好,但也体现了当地的文化内涵和生活习俗,且与村庄周边的自然风貌相辅相成。近年来村民对建筑的外立面进行了仿黄泥统一抹面,更能彰显乡土与自然之美浑然一体的天人合一之感。


640.webp (6).jpg

 

“侠隐”的设计理念由此而来,也是茶园村颇具隐士气质的人文历史、湖光山色给人的直观印象。类似于中国最传统的水墨画表现形式,项目的初始阶段只启用了一些意象式的图来捕捉乡村原本的韵味,没有任何施工图。设计团队在与村民和业主反复确认意见后,决定沿用以下设计策略——改造部分外立面重点针对外墙、屋面及门窗,以增强村庄建筑的统一性和乡土风貌的美感;新建部分尊重传统建筑形式,依山而建,利用山体流线与自然格局融为一体。

640.webp (7).jpg

 

在规划、景观、建筑三者有机结合的整体设计中,每一个设计决策都致力于创造蕴含人文关怀和历史考量的空间,并希望能够通过这种方式来打造具有广泛借鉴意义的乡村建筑。


“我想做诚实的建筑——用到钢筋水泥的地方就让它暴露在外,但是里面填充着老旧的灰砖。所有的东西是一个共存的状态,而不是一个建筑师把自己的审美驾驭在别人身上。”

——柯卫

 

新建的地基在村庄原有阶式台地的基础上建造,以最少程度的挖掘和堆砌保留了当地原有的水土。受到当地风水习俗的启发,被修复的墙体的朝向与当地平面布局紧密相关,每座住宅与远处群山保持着精确的角度,使原有建筑与自然环境之间保持着相对稳定的关系。


640.webp (8).jpg

 

茶园村原有的大多数外墙都无法承受新建筑的重量,也因高度过低而无法作为新设二层的支撑来使用,所以设计团队浇筑了新的混凝土框架与连梁柱结构——这既是村庄附近常见的建筑手法,也比钢结构更为平价。村里现有的一些颇具美感的夯土墙也被保留在了建筑的外立面中。


640.webp (9).jpg

 

考虑到一览山峦美景的需求和山间气温,设计团队采用了双层玻璃窗和导入自然光的大窗户,按景开窗。有着别致纹路的特制窗框中构成了山水画式葱郁的山间景色,是极度符合东方美学的设计。每一个窗户的确切位置、比例与大小都是根据其与景色、光线、人体尺寸的关系定制,也与建筑外立面门窗与周围环境的比例和谐度有关。开窗的不同组合或与屋檐、山峦走向趋平,或将木结构屋顶与夯土外墙间隔开来。


640.webp (10).jpg

屋顶也采用了传统的木框架结构和铺砖,既适宜本地建筑传统也最为平价;原有建筑的旧屋瓦被保留下来并与新屋瓦结合,既提供了防水与排雨水功能,也呈现出新旧两种质感并存的和谐之美;所有负责承重的梁柱与椽子都是就地取材的新建木结构,而较小的屋顶部件则沿用原有的旧部件。起初村民并不理解这种建造逻辑,但他们很快便理解并接受了这种新外观,对其表现出极大的兴趣,并且很快也参与到了自己房屋的屋瓦安装过程中。

 

景观改造顺应了当地的文化传统。村庄主要的景区是南部山脊,在当地民间故事中有飞黄腾达之意,于是项目中大多数景观窗都朝向这个方位,南窗使室内光线充足,取景也尊重当地习俗。村里所有祖坟、祖庙都被完整地保留了下来,体现了其在村庄精神生活中的重要地位。


新的经济模式的重点是从村庄的传统与村民所有权角度出发的“复兴”,修复已有产业链、提高乡村与外界的文化经济交流并提升当地产业的可持续性。它与让村民被迫离乡、将未被开发的乡村改造成“士绅化”旅游区的“买断”模式截然相反。


640.webp (11).jpg

新住宅被修复和建成后,所有村民仍然是自己房屋土地的拥有者,没有任何村民会因为改建而离开自己的家,而新建成的空间将成为容纳访客的住处。这个经济模式类似于众多小型欧洲城镇的“抚恤金制度”,为村民提供更多样的收入来源,缓解茶园村居民流失带来的经济问题。在新的经济结构中,村民可向访客出售当地农作物,如茶叶、竹笋、蜂蜜、草药等,也可以在新兴的餐旅业团队中担任厨师、导游、武术老师、手工艺人等职务。

 

项目的落成为年轻一代的茶园村人提供了回村发展的动机,使当地人力资源链中断裂的部分重新连接起来。设计团队在2015 年首次调研时,村里只有仅剩的20位长者在从事体力劳动。在建造过程中,已有许多年轻人因为乡村的变化而重回故土。有些人因好奇心回乡;有些人则希望能够成为乡村新的机会与变化中的一部分。



 

640.webp (12).jpg

640.webp (13).jpg

暗室

——茶园村茶室


文 / 胡赳赳 诗人,作家,文化研究者


清凉至极是寒碜。

寒碜是无上清凉的极点。

 

茶道精神包括止语、清净无为、善护念几个基础的修行法门,

因此茶室不是门前车马喧的热闹场所,而是心远地自偏的寂寞领地。

 

640.webp (14).jpg

偶有几个精神同道,或可对饮成三人。

 

茶道原则上不能超过三人。过三为多,即成应酬。

 

茶门紧闭,受邀者视为一种荣光。

 

茶门低矮,受邀者需躬身而入,此为敬畏茶道的仪式。

 

门口置一储物柜,身无长物方入内。

 

内置一画、一瓶、一壶、一桶、一几、一卷足矣,不可有多容物,用桶汲水上楼,

汲水时念一日不作、一日不食。以此为苦行。

 

席地而坐,闷头饮茶,不语,动作舒缓,止有水沸声、茶气之香、茶碱之味。

 

以心相契,无须言语。

 

最重要的设计是光线。所有的寒碜、粗励、无设计对应着光线的设计。

光线非凿壁借光,非镂空透光,此庸人想像、故作圣洁、尚在门外。

 

光者心之体,由内向外散发以为用。此之为仁。

 

何来心光?秉烛夜游、明火执仗皆是。

 

置火柴、壁灯、蜡烛一应事物,以熏其壁。

 

闪烁的火焰方能体会事物变动不居、生命易逝的哀叹。

 

置空气堡新风及空调系统。唯一现代科技物。

 

自作和歌曰:

 

闭上门与寒山相遇

在寒山的精神之颠

有一块顽石叫寒碜

日日以茶水浇灌

以生死的忧伤洗面

 

要想人不死,必得死个人。

没错,寒碜茶室就是传说中的活死人之墓。息心兵之所。

 

——赳赳丙申冬至后


ARCHINA 所有平台上发布的项目、招聘、资讯等内容,部分由第三方提供或系统自动收录。资料版权属于第三方,若信息不实或涉及版权问题,需要版权方和第三方沟通,ARCHINA 将配合对接,并在确认无误后删除涉及版权问题的信息,相应的法律责任均由资料提供方承担。


评论


请 [登录] 后评论

关于项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