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阳中南·春风南岸 社区花园实践

点击收藏 [ 建立属于你自己的在线项目数据库,带你一起进入知识管理时代 ]





在迅猛的城市化浪潮下,

我们以精神家园被侵蚀为代价享受都市便捷,

俨然成当下时代之殇。

可不可以有这样一个地方,

它拥有几乎所有记忆里的温情,

能让人们重返日常。

这便是“岛”的构想初始。


















是理想国

是可以构建“山水城市”系统的基本单元体,

当一个个“岛”形成,城市的绿链由此产生。

















激进的规划道路的切割阻断了原始的山水格局和土地形态特征,护坡和挡土墙之上的每一块土地成为各自封闭的囚笼。而人,不过是其中蝼蚁。

打破这一切的方式则是把挡土墙变成梯田,变成坡地与森林。以森林建构社区的门户,以梯田和坡地消解垂直关系,并回溯贵州古老的土地生产脉络。




最大限度的保留场地的地质特征,真实展现场所建造的过程和建筑“因何而来“,建筑以适度的姿态生长在场地里,和草木无异。

建筑就势自然形成的遮蔽空间,亦成为有趣的自然,反映出“结构即空间”的特质。






漂浮的桥连接了城市与社区,是建筑的延续,亦成为城市的公共艺术。建筑的立面肌理同样回应梯田的概念,促使其更好地与整个场所相融。










记忆里的童年都和树有关。

当一个人从树上下来时,意味着他的童年已经结束了。《树上的男爵》主人公则终其一生在树上建造着自己的王国。

栈桥的介入使得空间折叠和场景的路径化。




空中栈桥的设计试图以一种“库斯图里查式”的童年视角,对儿童施与关注,并重新唤起人们的好奇心。















即便是通过性空间,也依然可以有强烈的舞台意识的植入。

因弹性空间的存在,画面呈现的事物与情节,皆都不自主,也不自持。






此处的意图,空间并非主角,而是布景。布景的意义在于对叙事关系的“承托”与“催化”。为更多故事在此发生提供了介质。











建造过程中,场地里原生的粗粝的岩石被保留下来,它垒成了花园与广场的景观边界,把场地的前世今生诉诸所有社区的使用者。

基于此,时间被刻入,从而产生具有力量的纪念感。
















阳光下五彩的气泡,包裹着甜蜜的气息。

正像是整个社区花园一样,她是一个巨大的甜蜜的容器,有着多重的可能性,是待你开启的蜜糖罐头。

路易康说:“如果只满足功能下线,意味着将房子造成遮蔽所而已。”景观亦如此。

家与家之外的这条路上,便捷显然可以不是最重要的。设计的意图在于促成一种可能性——沉迷于花园,而误了时间。



























































  相关推荐



评论


请 [登录] 后评论

项目概况
  • 手机扫码分享
   |   沪ICP备09047808号-12   |     沪公网安备 31011002000571号   |     工商亮照